多感官體驗 挑戰賞畫方式 梵高星夜遭「劏」開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26日

【明報專訊】是怪客,是巨人,不廢江河萬古流,歷史自有答案。印象派畫家梵高(1853至1890年)在世只售出過一幅畫。他留下不一樣的星夜、麥田、睡房,畫布見證悲痛半生。近日本港一個梵高多感官體驗展覽引起關注,排隊朝聖潮又起,網上影相「攻略」四出。從展覽窺探媒體藝術發展,特意跟城大學者兼藝術家黎肖嫻到場觀察——投影出來的梵高,不該只有沉浸感動。

畫布上顏料厚實安靜,展覽嘗試帶來新的觀感。「梵高在世:多感官體驗展覽」月初開幕,由澳洲展覽策劃公司Grande Exhibitions製作,曾在歐美、以色列、新加坡、中國內地等展出。Grande Exhibitions整理梵高3000幅畫作、書信、照片,創作成約30分鐘動畫片段投射至展場。他們因應當地合辦機構提供場地平面圖,就不同展場的建築空間,設計投射方式。場內使用公司花約2年時間研發出的「SENSORY4感映系統」,配合高清投影機及音效,讓觀者有如身臨其境。

走進展場,先有梵高生平介紹。由於「主菜」不如平常博物館白牆加作品說明的格局,展覽開始位置有14幅梵高精選作品,配上數句背景。另一邊則以時序介紹梵高創作生涯,點出其於不同地域的精神狀態,跟畫風內容改變之關係。當天眼見不少觀眾細心閱讀,看完介紹掀開黑布進入「感映區」。一群參觀者坐在大咕𠱸或地上,安靜地觀看投影。另有小孩四處游走,伏在地上的麥田投影玩樂,另拍照的亦不少得。場內分兩大「感映區」,首個區域主要播放1880至1890年代作品,包括梵高在家鄉荷蘭系列樸實土色調作品,以及在法國阿爾勒創作的《十二朵向日葵》與一些珍貴書信。第二個「感映區」集中《星空下的咖啡座》、《隆河上的星空》、《星夜》等。內部另設一個學習繪畫區,播放教學影片供公眾即場試畫。

麥田槍聲群鴉亂飛

首先,沉浸式體驗成功嗎?大會場刊內寫及展覽欲營造一個令人震撼的沉浸式展示(breathtaking immersive display)。畫作不再是一整幅呈現,而被分拆在各處浮現,小格顏料筆觸被放至2米多高,放大讓觀眾欣賞。第二感映區的「星空」環節可謂最令人期待,然而,該處視野卻被一個個窗框劏開。負責香港設展的合辦機構Art Projectors表示,Grande Exhibitions團隊因應窗門設計高低不一的動畫片段,望重新演繹「畫框」元素。投射畫面播放流麗動人的《星夜》(1889年),根據現實,當時梵高經歷精神崩潰,自願入住聖雷米的聖保羅精神修道院,狀態反覆。之後投射出《麥田與烏鴉》(1890年),作品被稱為梵高最後一幅畫作。烏鴉經後製後更會飛翔,突然一下槍聲,嚇得烏鴉四散,比喻藝術家之死。無疑當下勾起觀者情緒反應,下沉於梵高痛苦人生,這方面算成功。不過,眾人對梵高生平已有認知,展覽放大此觀感並加深情緒,就此任務完成?

「活化」觀者 刺激反應

跟身兼城大創意媒體學院互媒藝術副教授、藝術群體「據點。句點」創辦人黎肖嫻繞場幾周觀察,她左數數,右數數,了解場內投影設置及觀感。主辦單位表示外國展場會用上40台投影機,本港展場則用上31台。不過預計人數眾多,出現很多觀者阻擋而生「黑影」,黎肖嫻指出應善用短距離(short throw)投影設備。她進一步指出今次是好機會,引起更多媒體藝術的討論。上世紀60年代日本、70年代美國早已冒起媒體藝術的實驗,由質疑固有電影模式為起點,引起「膨脹電影」(Expanded Cinema)一詞。藝術家探索超八攝影機、投影機、電視熒幕等元素。黎肖嫻說:「藝術家們想把電影『活化』,包括令觀眾不再被動地坐着接受信息、可否多於一個投影幕等,甚至將菲林放入焗爐焗完再用,打破一向敘事式內容,只欣賞其畫面質感。」她指出當時日本幾個博覽會大大推廣了媒體藝術發展,報章仔細形容走進某某展亭,即被投影包圍,有霧有水,「五感都有齊」。她笑一笑說:「這種形式已經興起很久,務求有跨媒介、沉浸體驗。終於在現今香港,它能進入消費環境成為很ABC的事。」隨電腦發展,藝術家嘗試實驗電子、程式,至現時人工智能及VR技術等媒體。

「活化(activate)觀者是媒體藝術重要一環,比以前沒那麼靠近作者本位,傾向刺激觀眾的反應,例如透過互動裝置、營造忘我感覺等。」黎肖嫻說今次展覽放大梵高作品有助看清其筆觸,亦挑戰傳統看畫方法,顯然嘗試活化觀者。至於活化得有多深入?可圈可點。她指出媒體藝術第2個要點,乃先天地較為容易傳播,傾向大眾,所以應該肩負社會性。惟主辦單位未有好好利用數碼技術作為媒介,令觀眾發現新的角度。即是平常人們很少使用電算思維,創作者如果能呈現此種方式,將較新鮮。事實上,德國有工程師已研發使用AI「學習」梵高畫畫,分析其背後用色技巧等數據。她另舉例說:「有一個位很纏繞我,就是我會想,現時很多科技可以分析油畫層層油彩背後原來另有東西。梵高是出名不會跟一般學畫畫方式,傳統為先畫深色部分,愈淺的位置愈後畫。他是否如此?如果這個展覽呈現此類東西,其實有很不同意義。」

高清大圖 看不清梵高

黎肖嫻續指,主辦單位應該以體驗引導觀者,將梵高當為一件「文化器物」來看,而非僅僅圖像。她解釋:「你把它放到很大,的確可以清楚一點。他們不算非常高清,但算做得不錯,沒有很多雜訊。不過想想梵高的畫為何沒有很大幅,其中一個原因是貧窮,跟其文化、經歷背景有關。我會希望透過數碼化、數據化,讓我們感受、認知更多梵高。」動畫線性地排鋪梵高心路歷程,假設感映區的槍聲,希望引起觀眾對梵高精神狀態同理心,亦非常粗疏。莫說坊間對梵高被指為精神病有各種討論,黎肖嫻認為展場只是再一次封閉地為梵高神話畫上句號。

近年受關注的「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邀請許多優秀的國際藝術家前來,但依然以官感經驗主導的作品為焦點。黎肖嫻說:「為何今時今日看展,只是想看到很多東西圍着我們,overwhelm(充溢)我們?這是值得想的。」筆者不禁回答,其中一個原因是渴求逃離吧。黎肖嫻點頭說:「對啊,不過好多媒體作品都好好『玩』。」她說市面充斥不同軟件令人們省卻思考過程,並更加急躁,例如按鍵便要立即「有嘢出現」,一件好的媒體作品卻要令人問「如何弄出來,為何出現」。她接道:「(藝術)最後不止是看一幅畫,而是你how to get to know about the world(如何去認識這個世界)吧!」

■「梵高在世:多感官體驗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7月7日

地點:九龍灣常悅道18號富通中心1樓

門票:$230

查詢:www.vangoghalive.hk

後樓梯藏舊電影「碎片」

後樓梯牆上,「放映」1960年代電影《難兄難弟》、《翠樓春曉》片段。黎肖嫻作品《異質地誌:褶疊待延的皇后大道》最近於中環H Queen's場域特定公共藝術體驗展覽「出。略」展出。幾個藝術單位分別於不同樓層後樓梯展出作品,跟大畫廊林立的大樓形成對比,甚至挑戰。黎肖嫻作品上投影的影片出自舊作《景框戲門》。原作是黎肖嫻由11部舊電影剪出約500零碎片段,再編寫一套電腦程式,隨程式分別於3個投影屏幕播放出來,任觀者自行串連及想像3個屏幕的「故事」。現時展出的乃經剪輯之單頻影片,加上物品裝置帶出新意義。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