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夏天的一天》視覺小說遊戲 展現80年代港活力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03日

【明報專訊】還沒來得及從衣箱翻出輕盈的夏裝,夏季便已令人措手不及地到來。

30℃高溫下,有居家日久的人奮勇地跑到戶外親近陽光。

但防疫不宜鬆懈,留在家也可有萬千娛樂。

視覺小說遊戲《夏天的一天》(A Summer's End - Hong Kong 1986)在四月底正式上架,帶來一個於夏日展開的愛戀故事,遊戲以一九八十年代香港為背景,點點滑鼠,也可讓你探索似曾相識的街頭風光。

重塑舊香港光景

「下一站金鐘,乘客可以轉乘南港島線。」敘事遊戲《夏天的一天》由Michelle上班的一天開始。Michelle是一名大學畢業生,在跨國公司當秘書。父親年輕時從內地來港謀生,由低做起,遇上了因家境無法升學、自14歲便出來打工的媽媽,後來開餐廳做老闆,媽媽退守家裏做家庭主婦──一代香港人典型的家庭背景。故事設置於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玩家以Michelle視角參與遊戲,透過按空白鍵,透過她一句一句的自白(暫時只提供英語)了解她的身世、推進劇情。

這是遊戲第一個出現的bug──八十年代地鐵還怎會有南港島線呢?遊戲設計開發商Oracle and Bone位於溫哥華,創辦人Charissa So與Tida Kietsungden亦居於當地。Charissa笑說為了設計遊戲,她們二人特地回港蒐集資料,那段廣播聲帶亦由她親自錄下,事過境遷,她已無法追溯從前的廣播。二人長居海外,卻鍾情八十年代香港,選擇這個時代背景創作,她們雙雙否認貪圖視覺上的奪目,Charissa形容創作過程就像給自己的家鄉寫情書,「我想重現香港本身的文化,呈現時代的活力」。而八十年代港人對前途的憂慮亦收錄於遊戲中,「1982年之後,九七年移交主權的決定已經落實了,這段期間香港人對將來充滿恐懼,我們想從這代人如何思考前途的角度出發,寫這樣的一個故事」。

集體回憶 不要刻板印象

Tida記得八十年代香港街頭掛滿原色(primary colour)霓虹燈,遊戲因此亦以夜晚場景居多,「而且當年的建築、店舖外觀都和今天很不同,以前街上有很多不同特色的商店開街的兩旁,現在店舖大多都躲進商場裏去」。Michelle與Sam走過旺角街頭,走進酒吧,吃牛腩麵。她們走到西貢看海、搭電車,又到維港海旁徘徊。《夏天的一天》以香港作為背景,團隊嘗試將不同街頭元素放到遊戲裏,重塑舊日香港的感覺,Charissa主張設計簡潔,「我們想捕捉香港人日常的生活習慣,最地道的,不想誇大,不想創作像外人理解香港般的刻板印象:打功夫、穿旗袍啊,希望as clean as possible。」Tida則堅持呈現香港人生活的原貌,「我們希望別人記得香港是香港,這裏的人和文化,展現他們怎樣為生活奮鬥」。

LGBT故事設定

《夏天的一天》以青春愛戀為主題,講述兩個女生於1986年香港邂逅的故事。一天上班途中,Michelle鞋跟鬆脫,下班後拿去修補,走進斑斕霓虹燈高掛的旺角街頭,穿梭小巷,終於走到小店門前,是為認識故事另一主角Sam的開端。等待鞋子修好的期間,她們在放射迷幻藍光的水族店重遇,Sam邀請Michelle一同到麵店吃晚餐,二人慢慢認識對方。立意以同性戀愛主題創作遊戲,Charissa指由於她們覺得LGBT議題甚少出現在主流媒介,尤其亞洲媒體上,而且許多內容都很負面,「我們想參與其中,重現LGBT經驗,讓人去閱讀、感受,從中獲得鼓勵,知道可以有做自己的權利,表達自己的自由,抱着尊嚴和自豪生活」。

遊戲以單向的敘事主導,以Michelle第一身角度參與,視角受局限的玩家可以透過獨白一步一步掌握角色的心思,體會與其他角色互動時情緒的起伏。雖然偶爾出現可以做選擇的「關口」,例如獲邀一起吃晚飯時,無論以「除非你請客」回應,還是表現猶豫,似乎都不怎麼影響劇情。Charissa解釋,可以做選擇的情節大部分都不旨在讓玩家替Michelle做抉擇,更多是為了增加互動,透過回應加深對角色的了解,但她賣關子說,遊戲後期有一個關鍵抉擇影響Michelle的結局,導向截然不同的發展,為自己還是為別人而活,玩家可以選擇。

暗藏在情節的文化細節為遊戲增添趣味。Michelle與Sam的對話中,討論過彼此喜歡什麼歌手,得知梅艷芳是兩人的共同偶像。翌日走進Sam經營的租碟店參觀,Michelle給媽媽買了一盒任劍輝的帶,Sam又向她推介阮玲玉出演的《新女性》,說是她最厲害的作品。這些熟悉的名字,給香港的玩家帶來莫大親切感。

做自己的自由 抱尊嚴自豪生活

選擇八十年代作為遊戲背景,是不是因為那個時代對性別(gender)比較寬容?Charissa認為那是一個曖昧的年代,她舉例說,梅艷芳和張國榮是一代巨星,時尚衣著非常矚目,但公共媒體不必然將衣著風格與性別的流動性互相扣連,「當時的人未必覺得他們是酷兒(queer)或者另一種alternative,我媽媽覺得梅艷芳好fashionable,但從未想過她是個queer icon」。遊戲情節亦輕輕提及過白雪仙和任劍輝,「即使他們從小認識,一輩子都一起住,一起做戲,七十年都在一起,but no one mention their life in a queer context,我明白那是私隱,是個人選擇,但這對我來說很奇怪」。遊戲輕輕提及了這些的名字,也是別有用意,「我們想讓人記得這些香港酷兒代表的名字,那些歷史被無視,我們希望在遊戲裏讓他們在場。透過分享這個故事,傳遞正面信息,告訴大家,你並不孤單」。她們希望能讓玩家體會人其實有為自己將來做選擇的自由,而Michelle在故事的結尾,也可以跟已經過身的父親說一句,無論她是怎樣的人,也希望他會為她感到驕傲。

遊戲配樂

自遊戲開始,經過地鐵車廂、大堂、辦公室幾個場景的轉換,畫面沒明顯出現過交代時代背景的細節,玩家卻能感受舊日氛圍,這歸功於遊戲配樂。Charissa說,由於歌曲版權問題,而且經費有限,她們沒法借用任何流行曲,轉而自行創作。為了營造時代氣氛,她們嘗試混合funk、意大利的士高、電子、復古風合成器、冷浪和蒸氣音樂等不同音樂風格元素,亦特別參考葉德嫻的《輕輕嘆》和由吳婉兒和吳莉莉組成的女子組合Douceurs Doux的《讓我飛》,模仿兩首歌的曲式和輕快拍子,營造相似的歌曲氣氛。

時裝細節

鬆身、大肩墊、色彩鮮艷是一九八十年代衣著特色。她們在遊戲角色設計上花了很多心思,除了參考矢島功時裝繪畫瀟灑俐落的風格,以江口壽史筆下線條簡而精準的靈動女生作為藍本,亦參閱大量八十年代漫畫,如《城市獵人》、《泡泡糖危機》和《心跳今夜》。團隊更花上整整一年蒐集八十年代雜誌、電影和音樂錄像。

Tida形容,香港八十年代的時尚偏向輕鬆休閒,沒過多裝飾,乾淨自信。故事初段描述Michelle日復日的辦公室生活,給她塑造職場強人的形象。她有一頭清爽短髮,時常以西裝褸配襯恤衫半身裙的行政打扮上場。Tida說,八十年代愈來愈多女性進入勞動市場,散發獨立剛強氣息的「Power dressing」便成為了當年一種時尚趨勢。

另一主角Samantha的打扮多變,有時將鬆身白色T恤兩邊短袖捲起,配半垂工人牛仔褲,有時大紅皮褸配披口緊身短裙,無論怎樣穿搭,她頸上總是垂着用紅繩繫着的環型玉吊墜。Tida形容,八十年代香港時裝經歷了重大變革,將英倫、美式、日式風格混於一身,她們也希望將港人獨特創新的配搭方式於遊戲中展現。

文 // 潘曉彤

圖 //遊戲截圖、網上圖片

編輯 // 陳志暘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