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殺手到處有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28日

【明報專訊】放假除了旅行和大吃大喝,還可以做什麼?我會放縱自己,煲劇。

我愛看有關犯罪學、心理學、法律和間諜的美劇,特別是緝拿連環殺手的片集。我追看了逾10年的Criminal Minds,還有近年的Manhunt: Unabomber、Mindhunter,都是在有限的犯罪證據情况下,運用心理側寫(profiling)推算誰是兇手。

追查連環殺手的第一步,是觀察幾個案件中的類似犯罪手法(M.O.),然後推算疑兇數目、性別、年齡和職業,還有兒時創傷、犯案時的心理狀况。

Criminal Minds的每一集都重複解說,連環殺手的犯罪次數愈頻密、相隔距離愈近、落手愈見精準和狠勁,顯示其自信日益增強。

明刀明槍的同事是殺手?

雖然絕大多數人不會直接認識任何連環殺手,我近日卻心血來潮,試想連環殺手所呈現的這兩種犯罪現象,會否反映於日常生活中?換言之,職場裏的連環殺手的手法和面孔,可會是怎樣的?

我發現職場裏確實有許多連環殺手。大家以為那些明刀明槍、兇神惡煞的同事才是殺手。想深一層,這類人不那麼可怕,因為你能解讀他們,知道如何防範,也較易找出與之相處的模式。况且,對機構有承擔的人才會提出訴求,才會費神對你說真話、講逆耳之忠言,故未必是殺手,大家切勿殺錯良民!

忌過分吹捧假扮朋友

真正的連環殺手通常混在人群裏,不顯眼、不張揚、不逞強,甚至表現友善和卑微;最正常不過的普通人,可能是最危險的人物。你或覺得他們最善良、最沒威脅性而放下防護罩,不斷向他們傾訴心事。然後,他們會殺你一個措手不及,或早已出手把你陰乾,而你始終都懵然不知。

我最忌同事過分吹捧或讚揚。偵察這類人,先要提高警覺性:聽到同事讚賞——特別是我不值得或超出比例的讚許時——感覺良好在所難免,但我會同時提醒自己高度戒備,一方面不讓自負、驕傲和虛榮心冒起,一方面不讓立心不良的人得逞。

有些人假扮是你的朋友,極難被察覺——誰不喜歡多一個朋友?故此,那些對我過分友好的人,我也會倍加留意,以免被利用,成為其「幫兇」和黨羽,又或對其有問題的工作表現採取「隻眼開隻眼閉」、縱容或偏幫的態度。

提防常供「情報」的人 免遭挑撥離間

時常提供「情報」的同事,亦要提防。這類人的陰暗處在於表面上與你敵愾同仇、同一陣線,實際上他又與另一批人說你的不是,暗地裏穿插於各個陣營中,成為各營的朋友,但又唯恐天下不亂,到處搬弄是非、扭曲事實、斷章取義,以達至挑撥離間之目的。

另一類人是任由你錯下去,不但不給你反饋和提示,還會大力鼓吹你「相信自己」,讓你繼續活在幻覺裏。當問題滾大後,他便跟老闆悄悄地說,其實所有同事皆知你的問題,只是敢怒不敢言,一直默默忍受你的脾氣和偏執。老闆不但感激這個「冒死的告密者」,更反感得不作印證便把你打入冷宮。

還有一種至陰至寒的連環殺手,是裝扮成受害者和弱者,楚楚可憐地到處討公道,但其實所有問題都是他搞出來的。這類人看準上級的弱點,投其所好,然後以退為進,捅人一刀,目的是打動聆聽者為其申冤、出頭和主持公道。

最後是常見的精於用眼淚秒殺人的連環殺手。我問過不少男性管理者,甫看見女同事的眼淚,便覺全身發麻、放軟、腦海一片空白,並感到無比內疚:「我弄哭了人家,怎麼辦!」大多數人都不想糾纏下去,免得被視為沒人性、不體諒、沒同理心。善用眼淚的連環殺手,出手快狠準,不用事先部署,更不用任何策略,只需看準時機製造大滴大滴的眼淚,便能KO對方。

磨練觸覺 忌輕易信人

我們被那麽多連環殺手包圍着,是否很恐怖?請謹記:一個人的犯罪手法是有相似的模式,且愈做愈大膽和頻密,始終會犯錯和出現漏洞,別人是會看出來的。我們須磨練觸覺,不可只信表面的言語、表情和景象,要用心聆聽出弦外之音、看穿表層的糖衣包裝。

我通常會留意一些令我感到不舒服的小動作、前後矛盾的字眼,再針對性地留意和提問,然後會發現這些細微處往往是連環殺手的破綻。

我也會劃界線(boundary),把專業關係和私人感受分開,不把職場上的盟友當作密友來傾訴心事。還要經常trust but verify——信任友好人士之餘,還得找第三方(特別是被控訴的一方)印證。

我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連環殺手可以瞞得一時,瞞不了一世,總會被人拆穿。倘若你知道自己也是一名連環殺手,無論是剛開始還是老練的,我勸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打救自己,勿讓行為變成病態。

■Profile

何靜瑩(Ada Ho)現為初創互聯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並為多間跨國企業、非牟利機構及學校提供領袖培訓課程,兼任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畢業於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並於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取得公共政策碩士。著有《自我演逆》、《敢動人生》及《鋒芒筆露》。

文﹕何靜瑩(Ada.Ho@Paxxioneer.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