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觀男人心:酷刑四分鐘 - 20180312 - BEAUTY & STYLE - 明報OL網

靜觀男人心:酷刑四分鐘

文章日期:2018年3月12日

【明報專訊】曾經,在中心和男士做了一個練習,只是四分鐘的時間,要求是:什麼也不做,不要說話,不要有任何動作,不需要任何表情,只是坐下來,靜靜的望着坐在對面的人。這個練習,組員稱之為「酷刑四分鐘」。

這是一個很難做的練習,難在什麼也不用做,什麼也不用說,什麼提示也沒有,只是望着對面的人。

如果坐在對面的是一個陌生人,很明顯這練習會很難;因為你從不認識他,就要跟他共存於同一空間,沒有任何令人感到安全的工具去連繫別人,當中就只有眼神,那一刻才發現,原來眼神相通是世界上最不安全的溝通方法。

注視迴避攻防戰 怕被人看穿

碰到陌生的眼神,總覺盯着別人很不好意思,自己好像侵犯私隱地走進別人的範圍,當看到別人的眼神開始迴避,就知道自己要比別人走得更快,以減低大家尷尬的感覺。只是,最難受還是當自己從別人眼中看到他正看着自己,彷彿自己的私隱也會被看透,似乎只有迴避對方,才可以保障自己。這四分鐘,就是注視和迴避的攻防戰,在連繫和不連繫之中徘徊……

如果坐在對面的不是一個陌生人,而是自己的伴侶,原來對望的練習會變得難上加難。因為眼神相通,已經不單單是連繫,更是許多新仇舊恨,恩恩怨怨的出口。有的夫婦在做對望四分鐘時,會以遊戲的形式去分散專注對望的張力,他們會做不同的表情回應對方,以讓時間速速過去。有些伴侶會選擇長期避開這樣的接觸,也有的以不忿的眼神迎接。不論他們用什麼方法來度過這四分鐘對望時間,在這個眼神的肉帛相見之中,他們都會發現,原來自己都不曾真正的望過,或好久不曾真正的望過眼前的這個人,又會發現這個人其實並不是自己腦海中的那個形象,原來他看來比自己心目中的他老了、累了,他也有軟弱的一面,他也只是一個人。

這四分鐘所看到的,也不止是眼前這個真實的人,也是從他眼神回饋而來的我自己:原來我如此害怕被別人看見,原來我害怕真正的認識他,原來我也有軟弱的一面,原來我也只是一個人。

原來最大的酷刑,就是學習去認識真實的自己。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男士熱線:2649 9158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