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厲流感

文章日期:2018年3月29日

【明報專訊】瑞典今年冬天的季節流行性感冒菌非常凌厲,打從新年以來,我身邊的每一個人,包括大人小朋友都先後被傳染,一一病倒了。我自己、丈夫和三個女兒,還有工作地點幼稚園的所有同事,以及班上十多個幼童兼幾位父母,整個二三月份排隊輪流發病。丈夫說他有半數同事不是咳嗽就是不停抹鼻涕。公共交通工具上也見有不少人患傷風,我卻從來沒見過有人戴口罩。

每年的流感季節前夕,瑞典政府診所都事先張揚,為老人、幼童及高危病患者提供免費疫苗注射,其他市民亦可自費接受注射。幼稚園有位家長是註冊藥劑師,告訴我今年的流感分外肆虐,以往的高峰期很少會拖長至整個三月,似乎疫苗未見效。「那麼我們可以怎樣做?」「多飲水,勤洗手,也就是這些。相信要再待幾個星期感染期才會平復下來。」

流感高峰期 傳染沒完沒了

藥劑師女兒也足足病了兩星期沒上幼稚園,然後傳染給媽媽,再傳給爸爸。另外幾個常常一起玩耍的同學仔也是同一情况,回家傳染兄弟姊妹,再到父母。父母身上的細菌未發病,就跟大人上班去,在城市的辦公室陸續散播開去。

除非好嚴重,瑞典人患上一般傷風感冒是不會看醫生的,就算去看,醫生只會忠告你「回家休息,多飲水」,通常不會開藥給病人,靠病人的身體製造抗體。如果發燒厲害就自行去藥房買退燒藥。如果無發燒沒嘔吐,精神沒影響,瑞典小朋友帶着兩行鼻涕或輕微咳嗽是可以照常上學的。如是者,一個傳染一個沒完沒了,老師也不能免疫。

幼稚園的同事患上感冒大多都是被孩子傳染的,先出現頭痛喉嚨痛等輕微病徵,兩日後周身疲累肌肉繃緊痠痛,再無精神繼續工作時,就只有回家休息。香港人會第一時間去看醫生,即時吃藥制止病徵,最多休息一天便回工作崗位,還要出示醫生紙。瑞典大人一病就普遍需要整個星期才回復,這幾乎是瑞典人生病放假的「常規」。在職的為人父母在二三月份不停缺席,許多時候是家裏孩子生病了,要留家照顧。

天天有同事請病假 沒人會埋怨

因為有完善的福利保障,無論自己或者孩子生病不能工作,只要上瑞典中央保險局網頁填報申請,缺席工作日子的薪金就會由政府和僱主分擔支付。天天有同事缺席,早已是瑞典人的冬季日常,沒有人會埋怨的,因為下一個需要放假者隨時是自己。

你可能會問:成日有人放病假,或是要留在家照顧病孩,咁邊個做嘢?不會影響工作和同事的嗎?

上周我的親身體驗:兩個同事一個自己被傳染了,另一個的女兒在幼稚園被傳染了,我一個人便跟兩名替工老師一起工作了三天,我自己也在作病中。「幸虧」班上同時有四個孩子生病在家,三個大人照顧班上十二個孩子相較「容易」了。那樣有加重我的工作嗎?自然有,替工始終不熟手。我有埋怨嗎?沒有,因為前兩周我家孩子病了,輪到我缺席「連累」同事。來來回回,相互影響和頂替,已成工作任務之一。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