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 Tea」係要去茶餐廳食嘅

文章日期:2018年03月29日

【明報專訊】係咁嘅:我一直真心覺得,去半島文華那類五星級酒店食嘅下午茶,其實唔係「high tea」……

時光倒流回到19世紀中葉的英國,在當地upper class的社交圈內,開始出現了享用下午茶這潮流玩意。既然是一場展示體面的時尚show,除了食材和茶葉一定要見得人之外,各種「道具」也得盡顯classy氣派,一件都不能少,主人家通常都會精心挑選頂級的銀製three-tiered stand、bone china茶具來奉客,而這類講究排場的「茶派對」,正名叫做「afternoon tea」。那些年,由於闊太淑女們都愛在drawing room裏聚頭,優雅地躺在其時相當流行、座椅較矮的Victorian parlour chair上,hea足一個下午,所以又有「low tea」的別稱。

上流歎low tea 工人食high tea

相對這班「唔使憂」的富貴一族,躲在英格蘭北部和蘇格蘭南部工業城鎮的一眾working class,在捱完一整天之後,亦心思思想在晚飯前吃點比較飽肚(如meat pies、cold cuts等)、茶味也較濃的簡餐,算是慰勞一下自己。當然,他們隨便得多,直接在普通飯桌上快快「搞掂」;於是,便有人幽了一默,將這頓在「high table」進食的茶餐,稱為「high tea」。

港式high tea又是怎樣煉成的呢?茶記武林的獨門秘笈又係乜「打法」?根據個人從小在茶餐廳混大的領悟:一招菠蘿油已能輕易擊倒scones with clotted cream,另一式西多士亦可KO那些finger sandwiches,最後,再來一手蛋撻和一杯「茶走」完勝各式西餅西茶。其中高超之處,只需看看蛋撻師傅那道摺出過百層酥皮的造詣,和奶茶師傅那款「撞出個味來」的功架,自是不言而喻。

沒華麗裝飾 有高質奶茶

至於享受港式「茶道」,我也有我的講究和執著。至愛的一間茶記,雖然沒有英國drawing room裏面Victorian風格的華麗裝飾,但那貼滿瓷質紙皮石「壁畫」的舖面,對我來說正是最富港式mid-century風味的「picture room」。身處一室「瓷牆」包圍的獨有氛圍下,品嘗一杯盛在瓷製茶杯的港式奶茶,「門當戶對」得來又「啱feel」。

堅持以有耳厚身的瓷杯飲絲襪奶茶,我個人就從來沒有半點compromise的餘地。首先,自家相熟的茶師傅通常都會在沖茶前先以沸水暖杯,瓷杯的厚度正好使奶茶的溫度保存得更久。另外,杯身旁邊那造型渾圓、有點像espresso杯的杯耳,一般只需用拇指和食指揑住,便能把杯子瀟灑地端起。當一啖醇厚順滑的香濃奶茶,從那同樣厚滑的杯嘴送進唇齒間的時候,那份圓滿的感覺,已徹底超越了味覺、觸覺等各種感知的層次;高潮過後,隨之而來的一陣aftertaste,更頓時讓人感到有如躺在微熱的山丘上,翻滾着、「回味」着。

試想想:那不過是飲杯奶茶,也可達至如斯境界;歎足全套港式下午茶的話,又點會唔「high」?

三點三,記得要去有「瓷味」嘅茶記食番個high tea喇!

■ Profile

港式優雅 Martin

一個在乎、在香港、優雅到底的港佬。

曾路過劍橋,現遊走於我城日常之間,邂逅a class of our own。

文:港式優雅

圖:港式優雅、The Hong Kong Heritage Project

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