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垃圾圍城

文章日期:2018年07月05日

【明報專訊】十日前收到來自莫斯科的訪問邀請,名為Strelka Magazine(http://strelka.com/en/magazine) 的俄文英文雙語雜誌,文章主要以媒體、設計、建築和都市化為題材,記者在來函中解釋遠道而來香港的目的是為了探討我們的垃圾問題和處理方法。相約在香港中文大學見面做訪問和拍攝,在火車站集合,先去拍攝火車站北面出口便利店擺賣着的一棟棟膠樽水和膠樽裝飲品,然後走進綜合教學大樓拍攝地下大堂的飲水機。訪問完畢,記者和攝影師表示肚餓,我便帶他們前往眾志堂開餐。

堆填區排毒氣 危害居民健康

邊吃邊聊,問起他們為何選擇這個題材,他們告訴我因為莫斯科正面對嚴峻的垃圾圍城問題,莫斯科人口一千多萬,幾乎是全國人口的十分之一,可是首都內既無垃圾分類和回收,亦沒有現代化的堆填區或焚化爐,一直以來「處理」垃圾的方法就係將垃圾車駛至首都範圍外的城鎮然後將垃圾棄置在設備簡陋的堆填區內。堆填區內的剩食和廚餘腐爛並產生沼氣、二氧化碳、硫化氫和其他物質,直接危害堆填區附近居民的健康。自今年年初起情况開始惡化,堆填區周邊的居民控訴有毒氣體導致他們的孩子頭暈、頭痛、作嘔、皮膚過敏或濕疹,起初有醫生暗示孩子生病或與堆填區排出的有毒氣體有關,可是後來大家都噤聲或改口了,病因不知道是什麼,反正跟堆填區無關。

其中一個城鎮的居民趁着每年一次「打電話問普京」的直播節目機會打通電話向普京申訴,本着「我辦事你放心」的態度,普京立即下令關閉該城鎮堆填區。可是海量的垃圾還是要棄置的,這就輪到打不通電話找普京的城鎮遭更大的殃了,他們的土炮堆填區要接受更多來自莫斯科的垃圾。

那為何選擇香港來採訪?他們認為香港與莫斯科情况類似,兩者都是以金融為主的大都會,所以想知道香港怎樣處理廢物問題。他們留港一星期,去了大學訪問學者、參觀了環保園、又逛了零包裝商店和將軍澳的「不是垃圾站」(正澳)等。期待拜讀他們的報道,看看他們眼中的香港。

文:彭凱恩

gogreenhongkong.wordpress.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