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巧手vs.平易近人 不同取向的高級訂製服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2日

【明報專訊】高級時裝在今天經濟發達的年代,早已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夢。愈來愈多人有能力購買大牌子的產品,這顯然是品牌樂見的事,畢竟時裝也是一門生意,背後牽涉的是千絲萬縷的數字。當時裝比以往「觸手可及」,那麼以往時裝予人dreamy的幻想,又該從何取回?答案就是高級訂製這一環,這個以工藝見稱的系列,有着嚴謹的規定,確保每一件服飾的製作都是巧奪天工,這正好與刻下的街頭、運動風有着千里之外的距離,當街頭運動風籠罩時尚圈,今季的高級訂製又會走向怎樣的方向?

高級訂製服對於不少時尚人而言是一個夢,更可以形容是一種純粹的時裝設計,因為高級訂製服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和心血,當成衣系列像生生不息的花卉,高級訂製就像精緻的盆景,必須全心全意雕琢當中的一草一木。對工藝執著是製作高級訂製服工作坊的最基本入門,簡單來說,一件高級訂製的日常長裙就要花上一百五十小時,晚裝就更甚,若然綴上無數水晶、珠片、複雜剪裁等細節,自然耗費更多時間。大家對高級訂製服的印象就是「嘩嘩嘩」,每一套設計都讓人嘩然,視覺上呈現巧手工藝,賦予一種out of imagination的感覺,斷不會認為一件白tee會是高級訂製吧。

堅持高級訂製精神

Iris van Herpen今季高訂系列正好切合時裝賦予的夢幻,超越真實的感覺,將工藝的極致展現於人前,系列名為Syntopia,探索合成生物和技術,間接反諷人類掏盡自然資源的陰暗面。Iris van Herpen的設計一如以往,剪裁上已經很有看頭,與眾不同的弧度,從不同角度欣賞均令人讚歎,finale那套黑白裙裝更是一絕,布料隨模特兒擺動,營造出振翅般效果,讓高級訂製化身藝術品,設計師的考量和計算可想而知。這就是單純的設計,不作商業計算(一套高訂價值不菲),似乎只有超模Naomi Campbell才能駕馭,對平常人而言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吧。堅持這種高訂精神的還有Armani/Privé和Valentino,其中Mr. Armani更向時尚評論家Suzy Menkes說,當世道只在做運動服和街頭服時,他更想做real couture。Valentino亦如是,剪裁上可見那份精雕細琢的工藝美,算是簡單中見不平凡。

設計不華麗等於降格?

有品牌希望推翻這種視覺上的雕琢,Dior這季的高訂,有點讓人難以形容,沒有「雕龍雕鳳」的大搞作(去年的黑白格子高訂系列堪稱一絕,集浪漫與工藝於一身),設計師藝術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選擇由布料擔大旗,這些布料由古老織布廠製造,產量稀少,每次只可以織出幾米長,而且蘊含與眾不同的元素或新的工藝技術,演變出意想不到的嶄新效果。套裝款式取材自經典Bar外套,卻演變成蝙蝠袖,是取於傳統而靈活變通的例子。這可能有別於大家對高訂的想法,畢竟品牌上季高訂端出了震懾人心的設計,可是,今季卻歸於平淡,確實有點跳tone。不過,品牌自然有其想法,與其讓高訂永遠遙不可及,倒不如為那些願意花錢的客人打開大門,低調而不失工藝的設計,相信也有人捧場。

工藝與實用 如何拿揑?

要平衡工藝和實用的高訂時裝品牌比比皆是,Chanel和Fendi可算是當中佼佼者,兩者秉持自家工藝之餘,還懂得計算買家需要,拿揑恰到好處,服飾不失看頭之餘,也不太浮誇。Chanel的工藝坊以手工細膩著稱,單是綴在裙襬的飾花也要花數十小時製作,而標誌性的tweed jacket更成為廣受歡迎的高訂單品。這系列極富巴黎色彩,巴黎街景塞納河畔,加入拉鏈元素,將標誌性斜紋軟呢套裝拉開,不失實用。Fendi則挑戰非皮草材質,如shearling和cashmere材料,運用工藝坊的巧手,效果媲美皮草,也可說是品牌聆聽社會反皮革訴求後的回應,並沒有因為其皮草世家的出身,而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別以為高訂沒有另類選擇,活在自己幻想世界的亦大有人在,像是Maison Margiela和Viktor & Rolf,都是一些常人難以穿著的設計。John Galliano設計的Maison Margiela儼如行為藝術,意境抽象,能用布料和剪裁表達才是另一境界。另邊廂,Viktor & Rolf為慶祝品牌成立25周年,回顧一系列高訂作品,找來Swarovski合作,為服飾綴滿閃閃生輝的水晶。你說這樣離地嗎?確實可以歸類於此,從最初高訂出現之時,能穿上的幾乎都是上流貴族,或是走遍紅地氈的明星,離地也無可厚非。高訂本身就是設計師發揮天馬行空的機會,能不顧一切,只追求自己所想,正是時尚編織的夢。

文:葉伊霖

統籌/John Wan

編輯/蔡曉彤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