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the Art World:吳冠中作品「PK大戰」

文章日期:2018年8月9日

【明報專訊】如果說,一間美術館能在一個月內先後收到兩批總估值超過50億港元的藝術藏品捐贈,這是「癡人說夢話」嗎?

首先,50億港元在國際藝術界到底是一個什麼概念?

舉例說:去年底,美國紐約首屈一指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收到一筆歷來最大的現金捐贈為8000萬美金;2016年,來自美國的Marlene和Spencer Hays夫婦把約值3.5億歐元的西方現代藝術藏品捐贈予法國巴黎奧賽博物館;2015年,芝加哥藝術博物館收到歷來最大價值的來自Stefan Edlis和Gael Neeson的戰後藝術藏品捐贈約值4億美元。

兩批「世界級」捐贈藏品

所以,若以粗略的「市場估值」來說,以「世界級」捐贈來形容這兩批香港藝術館的新藏品,並不為過。

第一批藏品,來自已故收藏家何耀光成立的「至樂樓」的逾350件橫跨宋代至20世紀的中國書畫。第二批藏品,來自近代中國水墨畫大師吳冠中(1919-2010)的兒子同意把父親一生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捐給香港藝術館。據說,當香港藝術館在2019年底重開後,館方將會分別把兩批藏品放在專設的展覽廳內長期展出。

關於吳冠中,可說和值得說的,其實真的太多了。

在每年的香港主要拍賣場上,他總會是主角中的主角,其頂級珍罕的作品成交價由數千萬至兩億港元不等。背後的原因眾多,簡單而言就是他是一個少數能夠真正做到融合中西藝術精神,不論在油畫和水墨畫都能獨創一格,兼具學術和市場認受性的藝術家。

「油畫必須民族化,中國畫必須現代化」

除了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吳冠中還公認為一個劃時代的藝術思想家和評論家。除了在1970年代末的文革後當仁不讓地第一個勇敢站出來說「油畫必須民族化,中國畫必須現代化」,也提出了「筆墨等於零」(意思為「脫離了具體畫面的孤立的筆墨,其價值等於零」)等在當時藝術界可說是破天荒的論點,直接或間接地推進了中國20世紀藝術史的前進。

而作為一個藝術分享者的典範,吳冠中也曾在2008年把113幅極具價值的私人珍藏作品捐獻給新加坡美術館,當中包括63幅水墨畫、48幅油畫、2幅書法。作品的創作年份從1957年到21世紀初,可說是全面地表現了吳冠中各個時期的風格。這批作品也是新加坡有史以來所獲得的最有價值的一次藝術品捐贈。而為了迎接明年吳冠中誕辰100周年,新加坡美術館更將會在本月底至明年九月舉辦吳冠中館藏系列展的第三期紀念展覽「吳冠中:畫境與文心」,展出吳冠中的繪畫作品與文章,展品來自新加坡國家美術館和東南亞重要的私人收藏,令人期待。

吳冠中曾說:「我的藝術是屬於人民的。我希望我的畫為廣大人民擁有和欣賞,以後人家要看吳冠中的畫,就要到各大美術館,這是我的願望,我要實現它。現在,我所剩『女兒』不多了,留下的大多是不好的,不好的自然就不能出嫁。」

幸好,他生前最愛的女兒現在都分別嫁到新加坡和香港的美術館了,究竟哪位「女婿」能夠把他那些寶貝女的最好一面呈現出來?我們將會在這場新加坡與香港的吳冠中作品「PK戰」中找到答案。

■Profile

伍常

前佳士得美術學院課程主管,現為獨立藝術顧問。

文:伍常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