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觀男人心:溫柔慈愛對待自己

文章日期:2018年9月10日

【明報專訊】我在七月中到了澳洲珀斯的Jhana Grove Retreat Centre,由禪師Ajahn Brahm帶領,度過了生命中很不一樣的九天,特別希望跟讀者分享一下這次經歷。

退修營位於珀斯的山區,從機場要搭一個小時的車程。首天到達營區時,已差不多是半夜一點。下車一剎那發現周圍很黑,團友都亮着手機的電筒來照明,我抬頭一看:「嘩,整個天空都是星星!」

「佛系」非不用努力

這是第一晚經歷的驚艷,往後都不曾看到星空,大部分時間天空都給雲層遮掩。這就是緣起,現在很多香港人愛說「佛系」,有些人認為不用努力,緣分到了事情自然會發生。那大概不是緣分的真正意思,緣分在英文的說法是condition,當促成條件出現,那事情便會發生;但自己的努力和參與,也是讓事情發生的條件之一。如果星星被雲層遮擋,我便看不到星星;但即使星星出現,如我沒有抬頭看,其實我也無法看到星星,所以,這個我,也是促成整件事情的緣分之一,絕對沒有緣分自然來這事。

在退修營內,每天都有一段時間可以單獨約見Ajahn Brahm。那天我跟他說了我的壓力創傷後遺症,那是關於量血壓的白袍恐懼症。許多年前生孩子時,因為給護士嚇了一下,說我的血壓很高,但其實只是比平時高了一點,估計是因當天要看一個檢查糖尿病的結果,心情才有點緊張。之後,只要有一個恐懼的念頭飄過,身體便會緊張起來,後來更發現量血壓變成了驚恐症,血壓真的會颷升。臨分娩的時候,我被證實沒有妊娠糖尿病,卻惹來醫生懷疑一個更嚴重的妊娠毒血症,一切都是因為血壓升得太高而來,我被迫提早入院。其實除了血壓高,其他妊娠毒血症的徵狀如水腫、蛋白尿,我全部都沒有,卻被認為是當時病房內最危險的個案。醫生們似乎並不認為恐慌情緒會令血壓升高,看着那些血壓數字,每天都告訴我:「你很危險,可能大人和嬰兒都有生命危險」。當時沒有醫生會同意,我的血壓高是因為我十分恐懼量血壓。從那時起,量血壓和死亡的恐懼便連上了關係。

靜觀練習克服恐懼

我告訴Ajahn Brahm這個故事,奇怪他沒有挑戰我的想法,也沒有用理論說服我血壓計不會吃人。他只是叫我合上眼睛,一起做靜觀練習。

想着前面的血壓計不是敵人,我可以怎樣對它有多一點慈悲,他叫我去原諒那個曾經讓我受驚的醫生。我當時有點錯愕,原諒?我沒有對他憤怒!一直聽着他說,我的淚水不住湧出來,這個經歷真的很苦,這個恐懼也陪了我許多年,最後他竟然調皮的跟我說:「你看看旁邊櫃上那個很大很肥的鬧鐘,你想像他帶了口罩、眼鏡,因為他就是Ajahn Brahm,他會對你微笑。」然後他做了一個十分搞笑的表情,我的淚水仍在,但已經忍不住笑了出來。

問題未必有解決方案

最後他說,當下次面對血壓計的時候,想着血壓計後面有他的樣子,那是安全的,充滿慈愛的樣子。

我不知道,這是否能解決我對於量血壓的恐懼,但我知道,在許多人生難題上,溫柔和慈愛應該就是答案。

而對於男士,他們往往會用「問題→處理問題」的直線邏輯去思考,其實有沒有想過,問題未必一定有解決方案?但溫柔和慈愛對待自己,也許是解決問題的另一種方法。

文:侯雪媚(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男士社交及情緒支援服務督導主任)

明愛賽馬會思達計劃有更多男士靜觀為本的情緒學習課程,詳情可以參考中心臉書網頁:www.facebook.com/CaritasMenCentre

男士熱線(可查詢中心靜觀活動):2649 9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