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抒直說:個個醫生都可打肉毒桿菌針?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9日

【明報專訊】近期最受矚目的醫療事件,莫過於一名女病人在接受肉毒桿菌素注射後昏迷,送院後不治。這事件帶出了一個市民一直沒有留意的問題,就是醫療上的資格認證,即是某些治療只可由有認可資格的醫生負責。

醫學一直向着專科發展,很多醫療操作都有特定的專科負責,例如「通波仔」由心臟科處理,抗癌藥由腫瘤科負責等。但在私營市場,這些專科界限經常變得很模糊,有很多醫療程序和工作,都不是由相關的專科處理,對病人來說是一種風險。像事件中的肉毒桿菌素注射為例,是否需要資格認證才讓合資格的醫生來負責?

注射過量、錯位可奪命

坊間對於肉毒桿菌素的認識可能只限於改善皺紋,其實肉毒桿菌素亦可用於斜視病人、顏面痙攣、斜頸症、腦性麻痺引起之肌肉痙攣及手汗症等,實際上肉毒桿菌素在1989年才開始用於醫學美容上。所以在醫學上,肉毒桿菌注射應由相關的專科醫生操作。肉毒桿菌素用於治療,注射量遠少於致死劑量,才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但若注射過量,或位置不對,進入血液循環,可以致命。所以,注射肉毒桿菌素需要經過特別訓練,由合資格的醫生負責。但在沒有規管的情况下,只要有執業資格的醫生都可以幫病人注射,賺取金錢。他們不一定受過專門的注射訓練,有些醫生只是跟藥廠的營業代表學習,便在病人身上使用。

政府、醫院缺乏資格認證

可惜,現時在私營醫療系統中,政府在資格認證上沒有什麼規定,所以,只要病人願意,醫生夠膽做,醫院又允許,便沒有需要什麼資格認證。有些醫院,家庭醫生也做腸胃鏡,或替病人在關節注射骨膠原。有些醫療程序,市民更加不知道需要專科醫生負責,政府和醫院又沒有把關做資格認證,所以很多醫生都會認為自己可以做,其中一個例子,是近來發生運送危重病人的醫療事件,這事件突顯出由沒有受過特別訓練的醫生處理一些專科操作,會為病人帶來很大風險。

再推而廣之,有些醫生在處理病人時沒有找合適專科醫生參與,所有病症都由自己處理,或由一個非相關專科醫生代替了另一個專科醫生的工作,這樣對病人也是一個風險。其實有些專科是有資格認證,例如血液透析中心便一定要由腎科醫生處理病人。但有一些被「降格」的專科,例如復康科、深切治療科、老人科和疼痛醫學等,都有相關的專科知識和訓練,卻被認為其他醫生同樣可以處理他們的工作,在缺乏資格認證的情况下,經常由非相關專科取代他們的角色,處理病人並不專業,這些專科知識和技能亦被埋沒了,但市民大眾卻不了解,任由主診醫生擺佈。

持續學習新知識 才可應付需求

另外,有些醫學知識或技能,是所有醫生也曾經學習過,但不是所有醫生都會跟着醫學發展而進步,持續學習新知識;所以這些技能其實並不適合所有醫生使用。例如急救心臟停頓的病人,近年急救知識發展快速,急救方式改變了很多,但很多醫生沒有跟着學習相關的新知識,急救效果便會不佳,所以急救應該由相關的專科,例如急症科、深切治療科或麻醉科等專科醫生來處理,他們也需要定期更新認證。

資格認證並不一定要數年訓練,有一些數天以至幾星期的技能訓練或課程可能已經足夠,例如高級心臟生命支援術,課程只需兩天,便可拿到證書。

作為負責任的醫生,在處理病人時,應確保自己或參與會診的醫生,有足夠知識和訓練。政府亦應多關注不同領域的資格認證,以保障市民所接受的治療質素。而市民缺乏醫學知識,也會助長一些醫生的胡作非為,所以大家應當多了解醫學知識,向主診醫生提出意見。

作者簡介:地道香港仔,自幼立志做醫生。行醫多年屢見醫護劣行,病人走了冤枉路。以筆名撰文論盡醫人醫事,力求改變歪風。

文:巫虛賢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