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擲千金為美酒 收藏新貴 威士忌價高有理

文章日期:2018年1月13日

【明報專訊】筆者少時好讀歷史故事,至今還記得晉朝時有一巨富石崇,與國舅王愷鬥富,王愷借宮中的巨大珊瑚樹與石崇比併,怎知石崇竟把該珊瑚樹敲碎,之後找出自家珍藏的一株珊瑚樹還給王愷,該珊瑚樹比宮中的珍藏更大更稀有。時至今日,如石崇、王愷復生,相信他們用以比併的很可能是拍賣回來的威士忌。

威士忌近數年來價格暴升,一瓶稀有的威士忌,動輒港幣數十萬以上,正是「富人一口酒,窮人數月糧」。

近年來全球浮奢之風大盛,珠寶名畫拍賣價動輒億元計,而這風氣已吹到葡萄酒與烈酒。如不信的話,只要看看近3數年間創下的威士忌拍賣價紀錄:2017年4月,一瓶Macallan 50-Year-Old Lalique Decanter(first release)在拍賣中以65,210英鎊成交,粗略地以1英鎊對10港元折算(下同),即約652,100港元,但這只是十大最高拍賣價的第10位。第8位是在2016年10月在香港拍出的一支山崎5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第一版),價錢已達1,003,000港元。這款日本威士忌,2005年從酒廠推出市面時,以現時的匯率計算,只約7300英鎊而已。

最貴日本威士忌 盛惠112萬港元

日本威士忌在拍賣市場繼續升溫,至2017年4月,另一支日本威士忌輕井澤52年,拍賣價連佣金達112,000英鎊 ,即約1,121,000港元。這酒在1960年蒸餾,放在橡木桶內陳了52年後,在2013年入瓶,當時共出產了41支。這款威士忌是現時為止陳年至久和最昂貴的單支日本威士忌。「輕井澤蒸餾所」現已不存在,所以這款威士忌如今備受追捧,實在是造化弄人,因該蒸餾廠像一些藝術大師一樣,在生前並不受推崇,直至離世,大家才知箇中珍稀,跟着才盲目追捧。

「輕井澤蒸餾所」是一家創於1955年的小型蒸餾廠,在日本的小眾間有一定聲譽,但在市場的名聲並不響亮。其後擁有該蒸餾廠的公司在2007年被大集團Kirin收購了,由於新股東不看好蒸餾廠的前景,把它關閉,至2016年更索性把整個蒸餾廠拆掉!但如今物以罕為貴,兼且時來運轉,「輕井澤蒸餾所」在拆卸前遺留下來的幾百桶庫存,目前卻是炙手可熱。事實上那批酒是否真的那麼好喝,值得那麼高的價錢,筆者有極大的保留。

日本威士忌在拍賣市場既然那麼受抬捧,威士忌的老祖宗蘇格蘭「威水」又如何?在2015年12月一個拍賣會,一瓶1957年蒸餾,並在2011年入瓶的Bowmore 54年的蘇格蘭威士忌,創下了121,309英鎊的天價,值得留意的是,同一瓶威士忌,2012年竟在另一拍賣會因達不到100,000英鎊底價而被收回,在短短3年間,竟能以上述的天價售出,可見威士忌市場的亢奮程度。

事實上,早在2010年11月,一瓶Macallan 64 Year in Lalique Cire Perdue Decanter威士忌,以348,876英鎊,創下單瓶裝全球最貴的威士忌的紀錄,但如包括大瓶裝,在2014年1月,以477,405英鎊拍出的一瓶Macallan "M" Imperiale 6-litre Lalique Decanter才是有史以來最貴的單瓶威士忌。

但新紀錄陸續有來,2017年4月在另一拍賣會中,一批共6支由水晶瓶盛載的Macallan威士忌,連同製作精緻的桌子、6個水晶杯子和一些在1937至1939年蒸餾的微型裝,以7,717,500港元創下了最貴的「單項威士忌拍品」世界紀錄 。筆者在該拍賣會前參觀了那批威士忌酒和其他附屬裝置,的確是美輪美奐,但在香港就算有錢買那批威士忌,如要找到配得起的居所,非十數億元莫辦了,真是我輩筆耕人在做夢時也不會奢想的!

究竟為何小小一瓶威士忌酒,竟然可以賣到這麼高的價錢呢?愚見認為,大概有以下幾個因素:

1. 熟成年份長、單一麥芽 市面少見

現在市面上銷售的蘇格蘭威士忌(或日本威士忌),絕大部分是無年份標誌的混合威士忌,他們是由單一麥芽威士忌與其他穀物威士忌混合而成,由於沒有年份標誌,所以理論上酒廠只要有儲存超過3年的庫存,便隨時可按需求調整產量,完全稱不上矜貴。但上文所述的稀有威士忌,基本上全是單一麥芽威士忌,而且更是個別特別年份出品,在木桶內熟成的年份又長,所以出產的數量往往非常稀少,再經購入者飲用或收藏家收藏,所以流出市面拍賣的往往是單瓶,奇貨可居,價錢哪能不貴!

2. 優質威士忌 可遇不可求

威士忌約70%的味道來自橡木桶,而每個橡木桶都有獨特的性格,當一些新蒸餾出來的蒸餾液注入木桶後,就算是世界上最好的威士忌混合大師,也不能馬上確定哪一桶威士忌是品質超群,更遑論哪一桶可陳年超過30、甚至50多年。因此,每一桶陳年超過50年或以上的優質威士忌,都是獨一無二,後無來者,在供不應求的情况下,價錢哪能不貴!

3. 強國崛起 買家湧現

自上世紀後葉起,以金磚四國為首的新興經濟力量崛起,這些國家的富人所積聚的財富之巨,速度之快,達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隨之而來的便是對珍貴物品的追求,炫富是一自然的產品,而所謂的「稀有物品獵人」當然也應運而生。剛好金磚四國的人傳統上都是以喝烈酒為主,威士忌正好投他們所好,這些購買潛力一旦爆發出來,威士忌的價錢當然節節上升!

4. 包裝吸引 市場推廣取勝

目前在市場上被搶購的威士忌,特別是產自日本的,不少有關的蒸餾廠都已不存在,在市面可購到或可拍賣到的,是在蒸餾廠關閉前由有識之士整批按桶計購自蒸餾廠,之後再轉售歐洲人或台灣人,由他們負責繼續陳年或入瓶出售。按筆者的威士忌收藏家友人所說,個別獨具慧眼者,把手上的存貨以系列形式出售,例如撲克牌系列、日本武士系列、能劇系列等,而系列中各款的瓶數並非相等,做成有些款式,更是稀有中的稀有,要購備整個系列,唯有在拍賣會搶購,自然又是價高者得,價錢哪能不貴!

價錢颷升 贗品充斥增入手風險

在價錢不斷颷升的同時,假貨隨之而來。早前閱報,便有一則「鄰近經濟強國」的旅客,在一瑞士酒店花了約1萬瑞士法郎(約8萬港元)喝了一小杯號稱產於1878年的Macallan威士忌的事,後來證實該瓶蘇格蘭威士忌竟是假酒,而以現時稀有威士忌的天價,相信假冒的事,將會層出不窮。在這方面的風險,尤以日本威士忌為甚,因如上文所述,現時被搶購的日本威士忌,大都是已關閉了的蒸餾廠的舊存貨,當年有關蒸餾廠在防偽方面的知識貧乏,又正值它們的業務艱難期,有些威士忌是以人手入瓶,容易假冒,風險極大,購買者唯有自求多福了!

如想入手稀有威士忌,短期內有個很好的機會,因在本月27日,香港蘇富比拍賣行將會舉行一場拍賣會,其中包括一瓶在2011年灌瓶的日本山崎5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供拍賣。該酒在瓶身更有蒸餾廠調酒師福與伸二的簽名,來源無可置疑,拍賣行未計佣金的「估計成交價」在港幣70萬至110萬元間,說不定又是創新紀錄的時候了。同場還有其他罕有的日本威士忌及年份Macallan和4瓶稀有的美國Bourbon威士忌推出拍賣,但「估計成交價」低得多,作為長遠投資,也可考慮,起碼比天價劏房樓要便宜﹗

文:劉信全

圖:蘇富比、Openwines Limited、網上圖片

編輯:王翠麗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