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大師「放閃」 夫妻趣怪密照在港展出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19日

【明報專訊】說起二十世紀比利時超現實大師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一八九八至一九六七),畫作中的帽子、煙斗、鳥立即浮現腦海。不說不知,他還會攝影。最近有展覽展出約一百三十張相片,透露創作經驗及家庭軼事。無論鏡頭或畫筆,其目光均對準妻子Georgette Magritte,一起超現實到老。

上世紀七十年代,雷內離世約十年後,才發現其大量相片及菲林短片。展覽首席策展人、比利時博物館總裁Xavier Canonne看遍其五百張照片,並與出版商Ludion出版達一百六十頁攝影及研究書冊。他認為雷內沒當自己是攝影師,不過必是愛好者。展覽分六個部分,鮮有曝光大師私密家庭相片。雷內有兩個弟弟,爸爸是商人。於他十多歲時,媽媽投河自盡,據指雷內兄弟因而被旁人嘲笑及欺凌。不久之後,他便遇上一生中最愛Georgette。

「他以Georgette創作一切。」Xavier說。雷內十五歲時與妻子於嘉年華旋轉木馬相遇,直至一九二○年男方被召入軍隊,二人分隔異地。所發現照片中顯示雷內身穿軍服,他更不時寄肉麻書信給女方,寫道:一天比一天更感受到,你是我永恆的愛慕,你每秒都在我腦海裏。兩年後,二人結婚。後人或對雷內所繪的暗沉西裝男印象深刻,其實他也有大量具女性肖像、身體的作品,全因妻子一直是他的繆思,以及好助手。

妻子是繆思加經濟支柱

無論拍照、畫畫,雷內從不喜歡起用專業模特兒。由於妻子、朋友難以維持動作太久,雷內便拍下照片,作為畫畫的模型及草圖。例如一張照中踢着拖鞋的雷內手拿畫筆,點於妻子身上,相信是現收藏於豐田市美術館的Attempting the Impossible(一九二八)參考照。

以時下準則,雷內很懂「放閃」,不時拍甜蜜照,當中The Shadow and Its Shadow(一九三二)最為驚艷。妻子正正面向鏡頭,大師則站在後面,露出半邊臉。Xavier指此照算最純粹、獨一無二的攝影創作,並非繪畫草圖,表達與妻子微妙關係:「多年來Georgette一直負責外出工作掙錢養家,補助雷內畫畫。之後雷內漸漸成名及有錢,便依妻子品味送珠寶、換大屋給她。所以相片中看到,他隱藏在後面,Georgette比較重要。我們不知照片是立腳架自拍,還是有人協助按快門。總之拍得他們雙眼水平一致,有如合二為一。有趣的是,雷內的手輕輕握着妻子,他也沒有把此部分裁走。一張照片,訴說太多二人的愛情及家庭狀態。至今只發現到一張冲曬本,十分珍貴。」

鏡頭「二創」相中畫中畫

成長於攝影、電影藝術慢慢冒起之時,整體而言,雷內沒有「畫啟發相,抑或相啟發畫」的明顯傾向,而是兩種媒介互相影響。Xavier指雷內自小不甚熱中踢球耍樂,而是小戲迷:「雷內童年時,所居住的市內沒有常設戲院,只會在咖啡廳、戶外嘉年華拉個幕下來放映。他很喜歡一九一一年面世的巴黎罪案大賊小說Fantomas,以及其改編的黑白電影。即使當時電影業未為成熟,卻對他有很大衝擊,某些油畫作品跟戲中場景好相似。」

另一方面,雷內會用鏡頭來「二次創作」畫作,例如夫妻二人用白布包裹身體拍照(一九三七),意念跟其早期經典畫作The Lovers類近,其後拍片亦重現此幕。而且他擅長在照片重現招牌技巧,如重複圖案、空間錯配。一九三六年,攝影師拍下雷內繪畫作品Clairvoyance一刻,呈現「相中畫中畫」跨媒介之作。Xavier認為拍攝讓他更完整、豐富地表達詭異意念。

除了創作,照片亦為窺探雷內創作歷程的最佳紀錄。Xavier指雷內初出茅廬時曾受未來主義(Futurism)影響,未來主義源於一九○○年代意大利,於一戰後更為蓬勃,藝術家高舉摒棄傳統,擁抱科技、資源、城市化及工業化。雷內很快認知非他所愛,一九二五年左右確立超現實風格。Xavier續指:「你看畢加索有藍色時期(一九○○至一九○四年主以藍色作畫)、玫瑰時期(一九○四至一九○六年改作橙色、粉色基調,著名《拿着煙斗的男孩》出於此時)等,可以一期期去看。可是雷內想抹走過去,破壞多幅前期畫作,認為不是他的東西。因此很難找到那些畫,卻可在照片中看到。」有相片亦顯示雷內曾於一張小提琴家海報前留影。其實雷內約二十歲時開始設計廣告及後受聘於牆紙公司,因此培養平面用色基礎。

晚年拍片盡顯幽默

直到中、晚年,雷內才較多接觸拍片。一九四二年,朋友邀請雷內一起拍攝短片,當中不少鏡頭是重現藝術家本身的畫作,包括The Ladder of Fire(一九三四),將原本平面影像變成着火實物,相當前衛。直至五十年代,他買了一台八厘米攝影機,才嘗試當起「導演」來。Xavier解釋:「當時他已是個大師,你以為會有很知識級別的片?不是。片子都盡顯幽默,他請朋友來家裏當演員,或親身上陣,好像是聯誼的小遊戲。可是據友人憶述,雷內拍攝時不失認真,指示大家如何演。」其中一段雷內七情上面,並在鼻下畫了鬍鬚,相信向「同輩」的差利卓別靈《大獨裁者》(一九四○)致敬。Xavier接道:「你可看到他老派的演技,或者是在釋放童年時對電影的鍾愛、表演慾。」

相片、影片本質上比繪畫真實或紀實,本應與雷內信念有很大矛盾,可是快門無阻他奇幻。其作品一直提出「隱藏的可見」(hidden-visible),即是一個人的臉不是其真我,而只是外貌,因此表情對照不了內心,眼看未為真。就如一幀照片中,畫家左手拿煙斗,右手用棋盤遮着臉,始終不知真面目。

■雷內.馬格利特:影像透視——照片與錄像

日期:即日至2月19日(2月15日開放至下午4:00,2月16、17日關閉)

時間:上午10:00至晚上8:00

地點:太古坊康橋大廈1樓ArtisTree

查詢:www.taikooplace.com(導賞團由1月25日至2月10日逢周四及六舉行,須先登記)

文:劉彤茵

圖:受訪者提供、劉彤茵、太古地產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