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埋地下 引發想像

文章日期:2018年03月02日

【明報專訊】公共空間裏的藝術作品是否必定永久放置?一直以創作思考時間的黃榮法如是問。他準備花一生將鐵杵磨成針,今次放在香港君悅酒店旁邊公園的《時.針(已逝某天的時間囊)》(圖),「我把鐵粉放進針形玻璃瓶,埋在草地下,以石碑標示位置」,公眾碰不到,甚至看不到,與相鄰如紀念碑般高聳於眼前的雕塑、高樓大廈對比,從而引發想像。對於南瓜外的圍欄,他說在可否觸碰以外,更重要是圍欄如何影響作品美感,以及公眾看待公共藝術的目光。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