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市博物館 買完餸 染布扔陶瓷 - 20180420 - CULTURE & LEISURE - 明報OL網

街市博物館 買完餸 染布扔陶瓷

文章日期:2018年4月20日

【明報專訊】揀完橙,轉身來看展覽啦!西營盤正街街市某檔位排隊出現裝置藝術、陶瓷、劇場等,街坊經過少不免頭望望。原來一班藝術工作者發起「街市博物館」,每星期展出作品或舉行工作坊。近年常說社區藝術,街市檔口如何實驗共融第一步——共存?

「好,現在放入爐內,等十分鐘就得!」聽罷以為教煮餸,原來是「染樂工房」達人Eric正在講解紮染方法。旁邊豆腐檔檔主忙不開交,洗地、執貨等,下午五時多她快打烊了。

14藝術單位輪流登場

正街街市的街市博物館三月開幕,公開招募及邀請後,最終有十四個藝術單位,每星期輪流舉辦活動,並被稱為「館長」。剛剛過去一周,Eric駐場染布及舉辦工作坊。檔內設有一台雙缸「關東煮機」,一邊放食用染料,一邊放湯煠小吃。他解釋:「染樂工房初時在葵興,我們落街市撿廚餘來製染料,之後才改為與食品供應商合作,例如從將軍澳卡樂B廠取紫薯皮來弄紫色。今次作為街市過客,我們就地取材,蒐集此街市的洋葱皮、薑、石榴皮、菊花做染料,成開心的黃色。」

Eric旨在為街市加添多一點生氣,趁機連結市民與小販:「今次不會提供布,二樓其實有好多雜貨、布料店,有一些『祝君早安』、手巾可以買,刺激大家同街市互動。」採訪時有三個參加者,她們專心地紮手中的手巾說:「才不過五元呢!」

「有一星期是『梨木製陶所』藝術家帶了機器來做陶瓷,有些媽媽拎着袋餸,拖阿仔經過見到就即席玩。藝術家邀請參加者把剛做好的陶瓷器皿大力扔上牆,讓未乾的陶黏實,之後再插上小植物,最後成為大家合作而成的裝置。街坊又好明白喎,就扔囉。」街市博物館發起人琦琦說。全港有超過一百個公營街市,近年新意湧現,如大埔寶湖道街市舊書店、深井街市咖啡店,她則忽發奇想,向香港藝術發展局申請資金:「有朋友說起街市有好多『吉』舖,有什麼想玩?那不如試下做博物館,測試下跟公眾有什麼可能。」

檔販主動「介入」看店

街市的確有先天優勢,近街坊不用說,更重要市民大部分不是為活動而來,而是天天買餸,卻固定而集中地遇到該藝展場地。琦琦解釋:「我們與街坊、檔販建立得好自然,檔販有時更怕好熱心似的,像那些什麼『社區營造』落區探你啊,就好避忌。反而每周show給他們看看是什麼一回事,他們慢慢好關心問『喂下周有咩活動』,又幫手看舖,告訴說『昨日又有人來影相睇作品喇』,最後反而是豆腐店、水果店睇返住博物館。」本來博物館想融入,慢慢其他檔販主動「介入」運作。

社區藝術重視engagement,此語境中譯作「融入」,講就容易。旨在連繫社區與藝術的計劃屢見不鮮,常見模式為「展覽或活動日+導賞團」。有些活動強調地區在地性,以藝術方式將微歷史、文化、記憶延伸,可分為「向內」及「向外」,前者多數與居民訪談或創作,後者即是對外呈現,向不認知的人介紹開去。最近活動如香港賽馬會「港自遊」、魚塘源野藝術節、藝術推廣辦事處及創不同「山川人」;組織如KaCaMa Design Lab、灣仔好日誌等亦不時有活動日、工作坊。

相對之下,街市博物館的野性及原生反有意料不到的收穫。他們視乎創作性質不是天天有藝術家駐場。有些是裝置藝術,打開門「無王管」,有些是藝術家平日在場「做自己嘢」,包括上述紮染、陶瓷以及何兆基的「世界」印字,周末才有活動。當他們在創作時,剛巧有一種示範感覺,亦好像檔販們日常地工作,產生共存的美麗。關鍵詞是共存,視覺上、心態上、交流上一同進行中。琦琦笑說:「把藝術放在最『無用之用』的地方,你問我賣什麼,其實好簡單,讓街坊自行感受。」

幹嗎跟我談「如花」?

「說到西營盤,從小就知塘西風月,你都有看《胭脂扣》(一九八七年)吧!」資深雜誌人曹民偉預告博物館下周活動。他多年來鑽研香港色情歷史,蒐集大量早至戰時的舊刊物,將大談塘西風月。香港開埠至上世紀三十年代,石塘嘴、灣仔、中環為三大風月區。街市博物館位於西營盤,鄰為石塘嘴區域,現泛以水街或興漢道分野。

曹民偉從袋中掏出一件件「寶物」,包括早於一九二八年《華星》以及《骨子》等「花報」,提供塘西消息:「以前文人、戲子、畫家等其實跟娼妓社會地位都是很低的,他們好似『同是天涯』,不少商人、文人就辦下花報,交換消息,正正式式出版。例如此報頭條介紹某某『石花』,即是石塘嘴名花,會說她的身世,因為什麼什麼才家道中落,由廣州或汕頭來到香港,非常詳細。」另外他亦蒐集到完整雜誌《墨花》,較為時尚文雅,相片講究。

他續指當時石塘嘴妓院全要招華客,亦分級數,高者消費力驚人,更未必一來就房事,「哄女」短則一兩個月,長至以年計。食色性緊緊相扣,石塘嘴就有至少十五家大酒樓,其中聯陞酒店、頤和酒家位於現時港鐵站山道出口,樓高三層氣派已不復見。曹民偉說:「從這些刊物看到,以前石塘嘴都有些女子是『校書』,是跟上海叫法。聽過有些女子自小在妓院有書讀,希望日後可吸引高級客人,某些會被叫『先生』、『校書』。有說法指不少有錢人找去名花,非只為一夕之歡,好多時要去找回自己的愛情。那時仍有指腹為婚,夫人亦多要深閨,出去玩、購物、吃煙就想有個伴,或是起碼有偈傾先啦。」

風月事迹提供切入點看更為沉重的抗戰歷史。一九三七年報章報道上海受轟炸後,石塘嘴歌姬(賣唱者)隨即發起義唱籌款。一九三五年港英政府禁娼後,妓院一度關門及轉為舞院、導遊社等經營,然而日治時期日軍劃石塘嘴為「娛樂區」,資料指立即有四百間大小妓院重開。

來買餸,幹嗎跟我談「如花」,啋!被問到在街市談性會否有所擔憂,曹民偉指出:「我覺得年長的叔伯嬸嬸根本可能見慣、聽過吓,只是重回小時社區事宜。再說,這些都是文化歷史,由開埠至今,此等歷史亦不會消失,只是現在不浮面,我們是否就當不存在?」活動暫只有一天,除了交流會,曹民偉將分享百年懷舊瓷器小物、上述刊物等。

資金不足 5月中旬結束

除此之外,再下輪計劃邀請本地知名藝術家余偉聯展示畫作,街市博物館的題材又一百八十度改變。可惜由於資金不足,博物館暫定於五月中旬結束。琦琦說:「那沒有辦法,開始時辦公開招募收到五十幾份申請,當然想帶不同藝術形式出來。今次做了個實驗,最重要大家來行(街市),還有駁着的西營盤街市。」

■街市博物館

日期:即日起至五月中旬

地點:西營盤正街44號正街街市一樓IMN49

查詢:www.facebook.com/HongKongMarketMuseum

文:劉彤茵

圖:劉彤茵、街市博物館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