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髮山水藏塵世煩惱

文章日期:2018年04月20日

【明報專訊】自覺不煩 因為很懶

懶理懶煩 自然清閒

讀過她的「四言詩」,呼出心中鬱悶。本地藝術家梁嘉賢擅長結合傳統國畫與流行元素,纖柔女體時常出現作品中,配上幽默詩句,引發想像。最新個人展「毛島好風光」,從三千煩惱絲看塵世假象。

穀雨過後,立夏將至,你是緊張要脫毛的人嗎?「哈哈,體毛處理到的,都不算很煩。頭髮則可以打扮得靚靚,亦是開心事啊。」梁嘉賢說出對毛髮的又愛又恨,笑得大聲爽快,彷彿跟畫中女子不太一樣。

原子筆「扮水墨」

大學開始接觸中國傳統工筆畫,梁嘉賢解釋學習過程要臨摹國畫,如唐代《簪花仕女圖》、《曆代帝王圖》等,不斷練習圖案、勾線、設色(上色)技巧。一直鍾愛看漫畫,她攻讀碩士課程時進一步將兩者結合,包括畫風、構圖,甚至筆觸。今次展覽一入門口見《凡谷》(二○一八年),淡而清雅,原來是原子筆「扮水墨」畫出來:「之前我有畫漫畫,即用硬筆或針筆,很不同。慢慢想到如何以寫字工具都做到毛筆感覺。例如,勾線部分用原子筆好輕力地一下一下掃出來,邊畫邊用紙巾抹筆頭,才做到深淺效果。」

一直以古靈精怪見稱,今次梁嘉賢選用頭髮為題,嘗試側重鉛筆、原子筆運用:「我好想畫頭髮,前作很多時畫頭髮作旁邊的海、雲。今次放大了,畫中人體卻縮小,其實髮是煩惱的象徵,它就是一個由麻煩堆砌出來的山水吧,四處是煩惱圍着你。」

佛說中指「多欲為苦」,欲望是煩惱的根源。此批作品有的說失眠,有的說好事多磨,梁嘉賢點出《腿林樵夫》(二○一八年)乃呼應舊作:「○六年作品《完美的腿》長卷講一隻兔仔腳好短,但好喜歡美腿,因此跟別人換了對腳,那身高便變高了,但原來牠畏高。此作就指牠好不容易適應長腳,搬到一個周圍都『長着』美腿的好地方居住,結果又有新煩惱,就是不知選哪一雙美腿換好。你看欲望令煩惱一個接一個。」

看她作品總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將質疑表徵的態度融入作品,梁嘉賢指自己對「以為」兩字非常敏感:「你看畫中均有金色雲兒點綴,以為是日本屏風畫元素,其實首張《凡谷》可見,金雲原來是工廠噴出來的煙,不是那麼美好。另外詩詞亦然,看似電腦常見仿宋字體,以為是打出來,其實是我臨摹畫的!」

山巒說不定是巨人屁股

那使用女體又有何啟示?文化人黎子元曾於《二十一世紀》評論梁嘉賢作品,以《欲望種》為例(二○○九年)提出其畫具「感覺線索」,引發非理性的思考列序,乃所謂「感覺的邏輯」。即是畫中少女身體與其他材質不是切割地存在,而建立了交相感應,令人聯想到其他「說得通」的意義,賦予對女體多變、開放的理解。

對於外界注視作品內的少女胴體,梁嘉賢再三指:「其實因女性身體感覺柔軟,好似合適在我建構的世界出現,不太關性別事,只是身體。至於少不少女,她們可能是沒身材的大人呢,哈哈。」

拿着這些線索,人人都可以有不同構想,性或是其中一項。藝術家則說:「我將人身體不同部分轉化成畫中景物,如手指成了菊花瓣,乃對身體姿態引發的聯想,也是擬人手法,將情感思想灌注在物件。我幻想,相對小昆蟲,我們屈曲的腳就像一座山;而我們看到的山巒,說不定其實是巨人的屁股。」

《毛里活的神奇魔法》(二○一八年)三個人手拉手站在巨人兩腿之間,圍着一堆毛髮轉,加上旁邊的文字讀起來如打油詩、民謠,他們有如在營火晚會跳舞。梁嘉賢作品總令人在感覺與思考中追逐,並沒答案:「在毛島系列裏,毛髮可以是山、瀑布、湖水,而《毛里活的神奇魔法》的是一片小草地。有時作品中有些對性的聯想,只是一點小幽默,非作品本身想探究的主題。藝術本來就是對各種命題思考與提問。不論是性或其他議題,我認為重點是分析整個語境及當中意義,而不是單憑表象批判。」

■梁嘉賢「毛島好風光」

日期:即日至5月5日

地點:中環雲咸街31C-D號2樓嘉圖現代藝術

查詢:www.grottofineart.com

文:劉彤茵

圖:劉彤茵、嘉圖現代藝術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