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研究生物 破天際界限 Stan Ho出書記外星文明行蹤

文章日期:2018年06月20日

【明報專訊】從表面看,Stan Ho跟一般香港人無異。日間他是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從事商業設計,公餘喜歡研究觀察兩棲爬行動物,曾在家裏飼養超過八十多條蜥蜴。放假時會跟朋友相約旅行,往外地潛水,享受陽光海灘,但除此之外,他還經常接觸和記錄外星文明在地球出現的行蹤,還將經歷輯錄成書。

從小好奇 北角初遇UFO

對於這些年來遇到的,訪問時Stan重複的道:「聽起來挺不可思議,但確實是我的親身經歷。」這包括在2003年,他首次目睹一艘長達二百呎、白色圓柱形的不明飛行物體,在北角柯達大廈頂層外懸浮;以及在清醒夢(lucid dream,在意識清醒時所發的夢)的狀態下,被瞬間轉移到飛船內,會看見兩個昂藏七尺,身形纖瘦狹長,穿着銀白長袍的外星人。

「在北角那一次,剛好是我把手機拿去維修,然後打的趕返公司時遇上的。」Stan曾懷疑自己是否眼花看錯。「幾年後,香港星際政治學會創辦人Neil Gould告訴我,他有一位在該大廈頂樓工作的朋友,見過類似的不明飛行物體三次。」喜歡潛水的Stan,還分享他和朋友在馬爾代夫看到發光飛行物體的經歷。「那回是清晨五點多,我們在船板上等待出發追蹤鎚頭鯊。看着破曉的天空,忽然發現有兩顆平排掛着的星星,慢慢在『打八字』的移動,然後以之字形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地在雲層內消失。」

現在人們習慣低頭,握着手機注視網絡世界。莫說發現外星文明,大概連抬頭觀看天空也忘了。Stan對超自然事物的好奇,源自年少時期。他自言從小追求每事得到合理解釋,對尼斯湖水怪、百慕達三角等神秘傳說很感興趣。「猶記得大約七歲時求老豆買的第一本書,名叫《神秘的飛碟》。」他笑道。Stan還喜歡研究生物,特別是兩棲爬行動物,尤其是蜥蜴。「大概因為牠們的外貌跟喜歡的恐龍有點相似吧。」1980、90年代,在香港飼養蜥蜴不如現在般流行,市面極少相關資訊和產品。從如何餵飼蜥蜴,到佈置飼養箱及太陽燈,都需要親自找尋資料,自行設計組裝。求知欲甚強的Stan,曾逕自走到香港動植物公園,請教當時的館長黃百兆博士如何飼養陸龜,後來更在對方引薦之下,在公餘時間接下繪畫動物插圖的工作。「現在家裏還養着數條鬣蜥、壁虎和半水棲龜類。」這份對事物好奇的研究精神,讓Stan漸漸成為一個業餘的爬行動物專家。

「我覺得在星球上存在着高智慧生物,是一件罕有的事,包括我們這些地球人。」Stan認為,超自然事物實質是整個大自然的一部分。「只是人類不理解,才稱它做『超自然』。情况就像在一百年前,如果跟你說有iPhone這樣一部多功能的智能手機,也會覺得難以想像和明白吧。」

親睹不明飛行物體,喚起Stan年少時對超自然事物的興趣。為了嘗試與外星文明接觸,他學習冥想,放鬆精神,集中意識,以進行CE-5(Close Encounters of the Fifth Kind,第五類接觸,人類有意識主動與外星生物接觸)及呼喚靈光體(Orbs,意識的能量形態)實驗。他解釋,這是一種跨越語言的心電感應,我們的意識可透過量子場(quantum field),與各類有感知的生命接觸和溝通。

「量子場就如宇宙中的internet,意識交流則像在這宇宙互聯網上使用搜尋引擎,即使互不相識,都可以找到對方並進行互動一樣。」對集體意識的擴散及影響有興趣,Stan深入了解研究相關理論,例如「百猴效應」(Hundredth Monkey Effect)和「阿卡西紀錄」(Akashic Records)等。現時,他擔任「美國超意識研究聯會」的董事會成員,及「米切爾博士(阿波羅14號登月太空人)接觸外星文明研究基金會」的亞洲區顧問。

深入研究 記錄星際政治

Stan將十多年來的經歷和相片紀錄,寫成著作《Another Reality: The Transformational Journey of a Hong Kong UFO/ET Experiencer》。他說,其香港印刷的精裝版本,更是他一次「意識能否被感染」的實驗;而封面那個閉眼垂頭的姿勢,則是他進入冥想時其中一種狀態。

Stan初遇到這些景象時,不是時間太短,就是碰巧身上沒有攝影設備,無法記錄下來;於是他膽粗粗向「它們」提出拍攝紀錄的要求,結果竟然成功得到回應。「我用普通數碼相機而已,其測量到的光譜,比人類肉眼所感知的更為廣闊。」照片裏的靈光體,外形猶如水點跡,大小顏色各有不同。他將照片放大觀看時,認為部分靈光體隱藏生物的臉相形象。

Stan曾在香港各區、印尼的科莫多島(Komodo)和藍碧海峽(Lembeh),以及美國亞利桑那州的百梳牧場(Bradshaw Ranch)等地進行實驗和拍攝紀錄。「我解釋不了為何自己看得到,甚至『被容許』拍攝下來;跟朋友一起遇上時,也並非人人能看見。我猜想,這跟開啟PSD格式的檔案時,電腦需要安裝相關軟件的道理一樣吧。」他笑道。對一般人來說,Stan的經歷或許難以相信,更遑論親身接觸,但對未知之事抱持開放態度,並嘗試從不同角度觀看世界,卻是人類追求文明進步的不二法門。

一般人對外星文明的想像和認知,很多時來自小說情節或者電影橋段;對好奇之事尋根究柢的習慣,卻令Stan認真尋求有關方面的知識,修讀三年的「星際政治學院認證計劃」。課程由一班研究相關學說的外國人籌辦,涉及「星際政治學」(Exopolitics),是一個共五個單元的遙距課程。「課程過濾了坊間眾多真偽混雜的資訊。我要每星期上網聽課,寫文交paper。」

那「星際政治學」是什麼?Stan解釋這是一種源自政治學的跨學科領域,重點在於搜集和研究在國家政治上曾與外星文明接觸和聯繫的人物、機構和行動。當中最聞名的一項紀錄,是2001年的「The Disclosure Project」——廿多位來自歐美相關政府部門的前官員,在美國華盛頓的The National Press Club公開講述他們的親身經歷。去年12月,《紐約時報》亦揭露和報道2007年至2012年間,美國國防部曾進行一項秘密的不明飛行物體研究。「這些都是外國官方逐漸向公眾揭示外星文明的舉動,只是香港媒體不怎麼報道而已。」在2005年,香港星際政治學會成立,Stan主要負責翻譯有關研究資料為中文,以及協助舉辦講座。「我覺得自己有責任為香港地區留下第一手紀錄,這也是自資出版的一大目的。」

被外星人帶走「也不錯」

科技急速發展,除了讓我們得以享受地球提供的豐富資源,同時亦無日無之地破壞自然生態。自顧不暇,還去理會有沒有外星人?「朋友也經常問這類問題,我想說的是——現在地球正處於臨界點。在研究外星文明時,我總是意識到,人類可能需要謙虛靜下來。將來若跟它們正式官方接觸,或許便是人類文明進入另一次高度飛躍的重要契機。」Stan非常認真的回應。「當然,人類本身有自由決定選擇當好人還是壞人。」美國太空總署早前宣佈在火星發現有機物,顯示曾存在生物的可能性。相對浩瀚無邊的宇宙,人類如斯渺小,我們要到何時,才能真正明白「超自然事物」的真相?

自言無法抗拒美食的Stan,最近開始嘗試食素。近來他在研究迷幻植物(Psychedelic Plant),正閱讀有關方面的資訊。「墨西哥土著在執行祭祀儀式時,通常會吃一種含有致幻生物鹼,名叫Peyote的無刺仙人掌。有報告指出他們在進入幻覺狀態後,看見相類似的景象,有時更是古代神明的形象,這會否是因為他們的意識被轉換至不同維度的緣故?」記者想起人類被外星人帶走的故事,不禁問Stan,如果有朝一日突然發生在自己身上會怎樣?「這也不錯呀。」他想了想笑道。

■Profile﹕Stan Ho

文:陳芷寧

編輯/廖偉龍

美術/鍾錦榮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