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日本威士忌潛力股

文章日期:2018年07月18日

【明報專訊】上期介紹了日本威士忌的兩大「門派」,意猶未盡,今期不如說說其他日威吧。羽生、輕井澤等炒上天價的大名,你大抵都全部聽過,那戶河內、岩井等日威,你又聽過嗎?

酒友看到上一篇我提及響17年已炒上4000港元後,喜孜孜跟我說還有兩瓶待善價而沽,然後又笑瞇瞇地說:「我還有兩支輕井澤呢,這個我就不放喇!」是的,輕井澤威士忌就是如此令酒友神魂顛倒,只因這家2000年停產的酒廠,其威士忌的拍賣價屢上高峰,一支1960年輕井澤在拍賣會便曾拍出1436萬日圓的天價(約100萬港元),甚至其拍賣指數在2015年更首次超越Macallan。

輕井澤 90年代後期佳品不多

輕井澤的故事就跟梵高死後才成名那樣相似。在1955年建廠的輕井澤,以蘇格蘭進口的黃金大麥為原料,用雪莉桶熟成,因為是一間小酒廠,產量少,要求卻高,也會為客人度身訂做一些威士忌,因此在1960、70年度經歷過一段輝煌日子,只是其後威士忌需求量大增,輕井澤精品式做法追不上市場的發展而慢慢式微,到2000年更停產。後來獲得麒麟收購,豈料這酒業巨擘無意保留這如雞肋的威士忌酒廠,多得英國Number One Drinks公司購入300多桶庫存,並重新包裝出產,才讓這小小酒廠的作品聲價百倍。輕井澤不是平民如我飲得起的威士忌,但我也曾在一些品酒會嘗過,雖已忘了年份,但忘不了那份日本威士忌特有的溫婉與圓融。值得一提的是,1990年代後期至2000年那段時間蒸餾的輕井澤,佳品不多,千萬不要見輕井澤三個字便不問價追入。

羽生「親屬」秩父 新酒表現驚人

在拍賣會上,另一個日威「常客」是羽生。本屬於東亞酒造的羽生1980年代開始出產麥芽威士忌,但跟輕井澤一樣,因生意不佳而在2000年左右停產,甚至生產清酒起家的母公司東亞酒造也要易主,但新老闆竟然放棄羽生剩下的400多桶威士忌!東亞酒造創辦人之孫肥土伊知郎為了三代心血,幾經奔走籌募經費,終「救回」這批威士忌,之後更成立了Venture Whisky,在2006年「以爺爺之名」將那些原酒裝瓶,以Ichiro's Malt推出市場,其中最受威界追捧的是啤牌系列。每款啤牌口味與風格各異,最少的一款只得122支,因此理論上可以儲齊全套啤牌也只得122套,難怪2015的Bonhams威士忌拍賣會上,全套啤牌便以3,797,500港元售出,創下日威系列的最高價。據聞全世界也只得5、6個收藏家儲齊全套,如有興趣,可以到中環著名威士忌酒吧Club Qing朝聖;如果要嘗一嘗,那就要到日本的威士忌酒吧,在那邊可以便宜地喝到的機會還是有的。

不過,肥土伊知郎沒有只食老本,2007年在舊羽生酒廠附近開設了秩父酒廠,翌年生產,雖然年輕,但表現令人驚艷,譬如第一支作品THE FIRST雖然只得3年酒齡,但沒有新酒那種濃烈的酒精味,比預期的醇滑得多;或許這跟秩父用的是木製發酵槽有關,蒸餾器亦是用上小型的,為的是讓酒體更細緻,而且花香、果香、木香交織,令人愛不釋「鼻」。由於是新酒,入口當然還有點辛辣感,但總體而言,秩父絕對是日威的潛力股。

Mars蒸餾 東山再起創佳作

另一日威潛力股是以燒酌聞名的本坊酒造,他們的歷史源遠流長,在1872年便成立,到1949年拿到威士忌製造牌照,之後在山梨、信州設蒸餾廠(兩年前在老家鹿兒島重開津貫蒸餾廠),其中信州廠是位處日本最高海拔的威士忌蒸餾廠,形成獨特的風格。岔開一句,信州酒廠的創辦人岩井喜一郎,正是當年派日本威士忌之父竹鶴政孝遠赴蘇格蘭學法的上司。信州酒廠雖然在1992年一度閉廠,但在2011年重開後便急起直追,分別推出了駒ケ岳、Mars、岩井、越百等諸多品牌,其中Mars的3+25曾經獲得2013年World Whisky Awards最佳調和威士忌。3+25的酒名,其實反映了其曲折的身世——以山梨廠的麥芽作原料,在鹿兒島廠陳年3年後,因該廠要關閉,於是到了信州廠繼續陳釀,但中間又經歷了閉廠,於是這批威士忌在信州沉睡了25年……或許因為這種歷史感,3+25的味道十分複雜,蜂蜜、雲呢拿、桃、乾果等,不過現在要找一瓶也不太容易。駒ケ岳系列就相對好找,近年不斷推出不同酒款,其中較大路又好喝的我推介龍膽,酒精度雖達52.5度,但口感強勁得來也有一絲柔和,乾果甜味也是恰到好處。

戶河內 荒廢隧道藏酒另有風味

中國酒造(日本的中國地區)的戶河內也值得一書,這集團生產清酒、燒酌等為主,但也有出產小量的威士忌,他們調和了蘇格蘭、加拿大的原酒,再放入雪莉桶或白蘭地桶陳年,最有趣是藏酒的地點是在一條荒廢的火車隧道內,不知是否這樣,整個系列都感覺帶點礦物味道。我沒試高年份如25年,但8年與18年等,風格柔和之中,也有一點炭香若隱若現,是一支值得一試的日威。

當然,不是所有日威都是好喝的,我喝過最難喝的威士忌(沒有之一),就是來自日本,名曰「笛吹鄉」,如果你認為King Robert是最劣質的威士忌,對不起,那是因為你沒喝過笛吹鄉,有酒友戲謔,喝過笛吹鄉後,連喝尿都會覺得好味!機油、嘔吐物混合的「香氣」,入口只想吐掉,不想再打算分析那裏有什麼味道了。

不過,「伏威」也要試下,未試過中伏,又怎知道其他威士忌給你帶來的美味,是有多好呢?

■Profile:胡蘇

開威士忌酒吧,到現在淺談威士忌的皮毛,目的,只為交流。

文:胡蘇

美術/Annie

編輯/王翠麗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