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城市﹕四電 一腦 趕絕收買佬?

文章日期:2018年8月12日

【明報專訊】「叮噹叮噹叮」收買佬伍棟柱(伍伯)邊搖鈴邊叫﹕「收買舊電視、舊酒、舊手表。」四電一腦實施後,他的生意淡靜。有些居民不敢賣,有些電器他亦不敢買,「搞到我們騰晒雞,60幾歲唔知做乜好」。

收買佬的一天

每日清晨5時半起牀,飲過早茶後,從黃大仙出發,趕搭慢船入長洲。他是專跑離島的收買佬,「做了35年收買佬,由黃大仙木屋未拆做到現在。廿年前開始市區有好多人爭生意,例如揸雙程證人士或者家庭主婦,所以走入離島找生意」。他手推5部疊起的車仔一馬當先落船,草帽、手袖、麻手套、斜背黑袋成為他的標記。「早晨,伍伯。」站在長洲碼頭1小時,有廿個街坊前來打招呼,「冷氣仲收不收?」伍伯答﹕「收,但好平呀。」街坊答﹕「多少唔緊要,反正阻掟。」

「好辛苦㗎,要行石級,你真的要跟來嗎?」記者點頭。說罷,他走進便利店,拿着兩支冰凍的寶礦力回來,塞了1支給記者,「真的好熱,我每日都要飲兩支大水和1支寶礦力」。他示意:「要開始行了。」一徑地推着車仔走上山頂道,途經垃圾站,問清潔姐姐有沒有破傘,找來一把鮮黃長傘,又遞給了記者,「你拿着吧,今天很曬呀」。63歲的他健步如飛,穿過觀音灣路、山邊道,在轉角發現棄置的電腦熒幕,他佝僂着腰用螺絲批拆掉底座,以便搬運。烈日當空,藍襯衫、卡其褲早被汗水沾濕,汗珠沿臉頰一滴一滴掉在地上。

從前電器用十多年 現在三年

「我做過的工多囉,1976年由恩平偷渡到香港,來港第一日在山東街萬金酒樓賣點心,之後在上水做勞工手套、荃灣做織布、做小販賣魚和蛇、在地盤釘板,後來貪收買佬自由點,鍾意幾時開工就開工,唔愁無工開。」勤力的話一個月掙萬幾元,亦有可能只掙數千元,全講彩數。「夏天多點回收冷氣,春天、南風天多電視,因為潮濕。現在電器愈來愈化學,雪櫃、電視以前可以用十幾廿年,現在3年就開不到,保養期又剛過,啲人好識做生意。」

收買佬見證人生百態,「曾經在沙田龍華酒樓遇到一個靚女,靚到不得了,但住的木屋好亂,食公仔麵的筷子都發霉了,臭㗎間屋,愈斯文的人愈不執屋」。他亦遇過住跑馬地豪宅的富豪,竟然主動打開Benz轎車後車廂讓他放車仔,亦有些屋很美卻叫他不用脫鞋,「但在長洲遇過黑社會在街上問你拿錢,我不給,就踢壞我收回來的東西」。

下石級至龍仔村街、大菜園路,街坊大喊﹕「大家都唔知點,仲收唔收電視呀? 」二話不說,伍伯上樓將32吋電視托下來,「熒光幕花晒,沒用了,但可以用來拆零件」。 花了6小時,他走遍整個長洲,收穫為3個電視熒幕、1個電腦熒幕與1部AV機,馬上抬出深水埗出售,掙得610元。「今日蝕水,來回船票幾十元,貨船票百幾元,向客人付了數十元,還要托到隻狗咁。」

回收業是環保先鋒?

「仲收唔收XX呀?」一天內聽過不下十次的問題。四電一腦在今個月實施之後,居民看着家中報廢的冷氣機、雪櫃、洗衣機、電視機和電腦產品都感到困惑,究竟收買佬還能不能收呢?伍伯慨嘆四電一腦推行後,生意大減,「政府是要封殺收買佬,讓歐綠保壟斷市場,這樣下去,貨VAN司機無工開,回收商無生意,全行害死好多人,會癱瘓的」。他說現在不會再回收洗衣機,「一張船貨票110元,因為政府不准人拆解,去到深水埗只賣得20元,蝕水呀」。

「最不環保是局長」

作為收買佬,伍伯視自己是環保工業的一部分,「不是政府講到咁污染的,賣到深水埗後,商家會將電器維修,賣去第三世界國家,這就叫環保了」。在深水埗醫局街,一名黑人如獲至寶般從回收商購入修理好的擴音機。「 最不環保是他呀黃錦星,給歐綠保幾億元拆電器,香港基層就無法買二手電器,亦浪費仍然能夠運作的電器。」深水埗回收店堆滿拆開的電腦底板,輝記老闆強調﹕「我們不是拆電器,而是維修。」

不是扼殺是洗牌?

環境局長曾向傳媒強調無意扼殺收買佬和小型回收商﹕「我們不是要去扼殺他們,不過過去有些不環保的做法,利之所至,有值錢的東西,他們便去做,一些不值錢,就會粗獷地去拆解,這是在法規下,我們要去整治。」

但這是不是事實?根據環保署數據,2015年香港廢電器及電子設備生產量達7.45萬公噸,當中72.5%廢電器會在未經拆解或經簡單拆解的情况下直接出口,而21.5%則棄置於堆填區,只有6%在本地循環再造或重用,反映真正獲香港基層購入的二手廢電器少之又少。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解釋,回收商出售二手廢電器是毋須領牌的,而最令人關注的廢電器污染問題,是逾七成廢電器被運往發展中地區,主要是運到中國後,會以低端手法提煉貴金屬,例如用強酸提煉電路板上的黃金等貴價金屬,提煉過程會散發惡臭和污水,帶來環境公義等問題。而且在打爛或割開雪櫃、冷氣機的壓縮器內的制冷器時,會釋放毒性物質,影響工人和周邊環境。

打破舊有回收網絡

因此在今年底起,儲存、處理、再加工或循環再造四電一腦,都需要取得廢物處置牌照,否則最高可被罰款20萬元和監禁6個月。而進出口四電一腦亦要領有許可證,堆填區不會再接收棄置的四電一腦。「政府將收集系統洗牌,以前收買佬、拾荒者、街角回收店是一個綿密的網絡,否則一些家庭會貪方便丟到垃圾房,無疑是可以減少有毒廢物回堆填區,但亦好大機會將電器交予不規範方式處理的回收商,造成環境污染。」

如何讓回收業分一杯羹?

回收業界普遍批評歐綠保壟斷回收廢電器市場,市民則投訴可能要等一個月才有人上門回收舊電器。朱漢強認為:「四電一腦推行之初造成混亂,是因為無規定回收時間,現時政府承諾T+3日(購買貨品後3日)收電器,相信可以平息風波。另外,要注意回收霸權,但暫時未見到歐綠保壟斷,而且有10間左右公司亦在申請處理廢電器,見到政府想試引入競爭,雖然尚未成功。」他表示環保界是支持四電一腦法例的,但執行上是不是可以容許回收店和收買佬收集廢電器,再交給大WEEE廠(位於屯門環保園的廢電器電子產品處理回收設施),給工本費,讓他們都分享到好處呢?則需要斟酌。

四電一腦政策實行至今造成混亂,究竟為何付完循環再造徵費後運走舊電器又要加錢?將舊四電一腦棄置在垃圾站或給收買佬是否違法?深水埗回收商和收買佬要不要申領牌照?不拿牌照又會如何?記者致電環境保護署查詢專線,專員解釋法例規定,送走舊機不用收附加費,而棄置在垃圾站或給收買佬都不犯法,不過做法不適合。他又指如果回收店要拆解舊電器就要申請牌照,而因為法例未通過,所以不知道不領牌照會有什麼罰款,但實際上,《2016年促進循環再造及妥善處置(電氣設備及電子設備)(修訂)條例》早在二○一六年三月在立法會通過,罰則亦已清晰列明,罰款最多20萬元。似乎與其聽熱線專員教路,倒不如自己google,更信得過。

【減廢篇】

文//彭麗芳

圖//彭麗芳、資料圖片

編輯//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