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時光倒流宣傳易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17日

【明報專訊】作為「沙發薯」,最能令我忠誠地持續收看多年的不是哪個電視節目,而是在節目中間插播的廣告。可是,自通訊事務管理局上月放寬對電視節目間接宣傳的規管,准許播出植入式廣告,以及在無償情况下提及商品或服務後,廣告和電視節目的界線從此消失,恐怕以後大部分電視節目都會淪為催眠觀眾消費的廣告。

近年最經典的產品植入例子,當然是2014年奧斯卡頒獎典禮的薄餅,2015年無綫電視亦在台慶頒獎禮中硬插外賣炸雞的橋段,可惜手法太低莊,被觀眾投訴,通訊局亦裁定無綫間接宣傳違反守則。電視台早前提出司法覆核,代表更在庭上大言不慚,聲稱電視台有權製作低品味節目,如觀眾不想被迫看宣傳,大可選擇關掉電視。

其實品牌贊助甚至植入廣告,在香港也並不是新鮮事,十多年前首播、現在深夜仍然重播的《皆大歡喜》,已獲紙巾品牌贊助,令該公司的產品經常出現於最當眼卻不合情理的場景之中。只是電視台近年越發放肆,炸雞事件執行得醜陋不堪,更惡人先告狀,才引來觀眾反彈。怎料通訊局在司法覆核未完就已經跪低,放寬有關規定,隨即見到電視節目有理無理先在大部分節目開始前,播出「含有間接廣告」的聲明,然後就瘋狂植入產品宣傳。

無綫更乘勢推出網購平台Big Big Shop,又藉着節目《年終無休Big Big Shop廣告雜誌》,由藝員硬銷平台發售的產品——相信不少讀者都看過台灣或日本的直銷頻道,其實在香港,電視直銷也曾是一盤大生意。大家還記得李有毅嗎?這位《香港早晨》主持算是八九十年代的師奶殺手,他創立的直銷公司曾在無綫廣告時段推銷金幣、寶石頸鏈和家品;《歡樂今宵》創始人蔡和平亦曾創立直銷頻道,在亞視播出廣告雜誌。看着Big Big Shop廣告雜誌的主持們喜孜孜地介紹一些不知名品牌、在我看來無用的產品,彷彿感受時光倒流二十年。

植入廣告 帶動龐大生意額

唯一不同的是,現在直銷不限於廣告雜誌,而是在任何節目也可以軟硬兼銷。例如《娛樂頭條》報道某些明星出席產品活動時,有向電視台付廣告費的品牌,標誌就被清楚顯示,反之就會被「馬賽克」;連科普節目《學是學非》也會莫名其妙地出現主持人討論使用萬用鍋的環節,然後着觀眾到Big Big Shop選購。植入廣告對於部分師奶觀眾仍然見效,電視台早前就聲稱某個肥媽曾在節目使用的廚具,在Big Big Shop的銷售額超過百萬,由此可以預料電視台必定食髓知味,將更多產品廣告植入節目。以後就算古裝片再出現皇帝攜帶手提電話上朝的鏡頭,一定不是穿崩,而是超時空的直銷情節。

既然遊戲規則已改,就算觀眾對於間接宣傳有多反感,也只能選擇無奈接受或關掉電視。不過,我反而會懷念小時候那些創意十足的廣告,儘管明知它們只為推銷產品,但無論是當年轟動全城的鬧鬼鐵路廣告,對白令人琅琅上口的竹葉青玫瑰露和鹿尾巴培元湯廣告,又或是四大天王主演的電訊商廣告,創意和銷售效果都勝於現今充滿產品植入廣告的節目。打正旗號為客戶宣傳不再犯法,但觀眾作為這些產品的潛在顧客,還是有權對這些宣傳手法有一點要求的。

文:梁慧思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