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向學堂﹕六星逆行無運行?

文章日期:2018年8月19日

【明報專訊】「本周進入『六星逆行』第二周,心煩、諸事不順的感覺仍充斥……」一位占星師在網上這樣說。

亦有人說政治、經濟也會出現混亂,總之六星逆行這種罕見星象出現就不是好事。

坊間近月稱的「六星逆行」,即水星、火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及冥王星以相反方向運行,原來這並不算罕見現象,那麼又會否影響運勢?

古代中國,一些星象亦與戰亂、災禍有關,科學上怎樣解釋?

逆行出現原因 後來星體超越,錯覺前者向後退

要明白什麼是六星逆行,先要了解行星的運行原理。地球和其他行星,都是繞着太陽旋轉。從地球上看,行星大部分時間自西向東行——即順行,但也會有一段時間改變運行方向,變為向西行,這就是逆行。為何會出現逆行現象?中大物理系高級講師湯兆昇以跑步比喻:「情况如兩位跑手在田徑場上跑步,當A跑手超越B跑手時,B看來像向後退,事實上兩個跑手都是向前跑,這種視覺上的後退,只是因為A跑手本身也在運動,而且比對手快。」

行星逆行原來是十分常見!而且維持的時間也頗長,意味五六顆行星剛巧同時逆行只是時間的問題,不算是罕見現象。湯兆昇解釋:「例如水星每隔約三分之一年便逆行一次、金星約1.6年、火星約2.1年、木星約1.1年,再遠的行星接近每年逆行一次;而逆行的時間由最短的水星約20天,至最長的海王星158天不等,再遠的行星,逆行時間不超過半年。行星同時逆行只是時間上的巧合,在天文學沒有特殊意義,也不會對地球造成任何影響。」

湯兆昇:天文學上無意義

坊間稱的天體同時「逆行」,所取用的天體非常任意,所以很容易找到「特別」的星象。「例如有說今年2018年夏季,六大行星(水星、火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和凱龍星同時逆行,那六大行星,其實只有頭5顆是行星,因為自2006年開始,國際天文聯會已經不再視冥王星為行星,改歸類為『矮行星』。至於凱龍星,是一顆在1977年被發現的小行星,直徑只有約200多公里,軌道伸延在土星和天王星軌道之間。根據近年的天文觀測,位於火星和木星軌道之間的小行星帶、直徑大於120公里的小行星,已知的最少有140顆,還未計在其他位置的小行星,以及近年被大量發現、軌道在海王星以外繞太陽旋轉的小天體。」湯兆昇說。

選擇性記憶和自我應驗 占星學是偽科學?

現代天文計算科技進步,從天文年曆或天文機構的網頁很容易找到星體運行資料,湯兆昇如是說:「由於數據很多,要找出一些巧合,然後作個故事其實不需要花太多工夫。所以現代占星師或偽科學家可以找一些準確的天象,並把這些天文現象與毫無關聯的人類狀况附會在一起,去欺騙大眾。天文現象的真確性,和它們是否對人有影響,完全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占星學基本上是一種偽科學」湯兆昇斬釘截鐵的說。

科學必須可以開放驗證

一個命題或預測,能夠稱得上是科學,必須能透過實驗或觀測去驗證或否證。科學理論有機會被否證,代表它本身是「開放」的,能夠透過被否證的過程而自我修正,去除錯誤部分,發展出適用範圍更廣、更準確的理論,從而提高預測能力。湯兆昇解釋:「占星學不能算是科學,因為它的預測難以被驗證或否證。主要原因是占星學的預測常以非常含糊的方式表示,例如所用的字眼有多重意義或隱喻,視乎個人詮釋,或會加入很籠統,放諸四海皆準的描述,因此很難確定在其描述的情况下,預測經已被否證。這些灰色使占星的預測,幾乎無法被驗證或否證。」事實上,很多科學家和心理學家曾經對一些比較確切的占星學預測,進行有系統的實驗或統計,但仍無法證實這些預測是準確或有根據。

很多時,我們覺得占星學所描述的事情準確,原來與心理有關。湯兆昇說:「人們傾向記住準確的預測,而忘記不準確的預測,所以會有錯覺,認為某些占星預測很準確。占星師更會喚起人對特別事件的記憶,來加強戲劇效果。如果人們傾向相信占星學,便可能產生『自我應驗』效果,代入了占星師所描述的性格及角色,行為及思想傾向於應驗占星學的預測。」

日月引力造成潮漲 其他行星呢?

撇除占星學是偽科學,萬有引力定律,物體質量愈大,引力愈大;距離愈遠,引力則愈小。那麼六星逆行,從物理角度上,對我們會否有影響?湯兆昇解釋:「大地就在腳下,地球對我們引力最大,這個引力造成我們身體的重量。太陽的質量雖然比地球大,但由於距離我們很遠,所以太陽施加在我們身體上的引力很小,只及地球引力約1700分之一;而月球質量很小,對我們的引力小得多,約只及地球引力的30萬分之一。」

至於占星學經常提到的幾顆行星,湯兆昇認為對我們的引力更加小。「以太陽系中最大的行星木星來說,質量雖然比月球大26,000倍,但相比月球與地球的距離,木星與地球的距離遠1500倍。在這種情况下,距離的影響就遠大於質量。所以木星的引力約是月球的90分之一。太陽和月球的引力在地球造成海洋的潮水漲退,但行星的引力,小得幾乎沒有任何影響,遑論其他如磁場和輻射的影響。」

「熒惑守心」 古人偽造天文現象害人

近代科學,否定了星象與運程有關,但歷史上,天象與一些災禍戰亂扯上關係的例子多不勝數。

例如中國古代占星學中,天文現象「熒惑守心」被認為是大凶之兆,亦是影響帝王命運的異象。「熒惑守心」指火星(古稱熒惑)由順行轉為逆行(或逆行轉順行)時,暫時停留在心宿。心宿這個星宿,自古象徵天子宣明政教的明堂,是人君的象徵,受火星入侵,代表有叛亂、饑荒、君主有禍,甚至死亡等大凶之兆。湯兆昇表示,「西漢成帝緩和二年春時(公元7年),天文官李尋利用『熒惑守心』凶兆,向宰相翟方進施壓,說星象凶險,翟氏不可能保其位,甚至暗示他應自殺,其他人亦說『大臣宜當之』,要求他承擔責任,代替成帝接受天譴。成帝聽了害怕,於是頒下詔書,嚴厲譴責翟方進在位以來天災不絕,民不聊生。翟方進清廉有為,因受不住屈辱,當天便自盡。而在他死後一個月,漢成帝駕崩,死因不明。不過,根據台灣黃一農教授利用天文計算的發現,當時並未發生熒惑守心,估計是有人為了對付翟氏而無中生有。翟方進和成帝之死,間接造成西漢滅亡。」事實上,黃一農發現,中國歷史文獻中23次熒惑守心紀錄,發現大部分都不曾發生,反而很多真正的熒惑守心,在歷史上沒有記載。

「五星會聚」 改朝換代

另一個古代中國人重視的星象是「五星會聚」,這是五行在天空上一個較小角度內聚在一起。湯兆昇解釋:「與六星逆行相似,五星會聚只是巧合,發生也只是時間問題。占星家相信五星會聚是改朝換代,明君崛起之象。」《漢書.高帝紀》記載,「元年冬十月,五星聚於東井,沛公至霸上」,說漢高祖元年出現五星會聚,而天象所顯示的區域,與更換帝王的地域有關,東井為秦的分野,故秦應亡,漢取而代之。據黃一農教授的考證,高祖元年並未發生過這類天象,但高祖二年(公元前206年)四五月間,確實發生過類似的天象。中國人自古篤信天命,為確立管治威信,「占星成為了統治者宣示天命的工具,所以政權的轉移和確立都往往附會天象,占星在中國社會上有特殊的地位,對軍事和政治影響的例子眾多。」湯兆昇說。

《通勝》 林超英:信不信由你

著名堪輿曆法專家蔡伯勵於上月逝世,不同版本《通勝》中的曆法部分均由他編纂。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回憶蔡伯勵時說:「蔡先生的天文曆算是嚴肅的數學,其他部分是文化傳統的表達,信與不信是自由的選擇。」

《通勝》是中國民間曆書,部分內容可說是中國傳統天文曆法的民間簡化版,在《通勝》中,甚至可以找到各大行星的運行情况和日食月食的資料,湯兆昇認為,「這些都是嚴肅的天文學部分。但至於擇日、占卜、流年運程等都屬於占星和術數的範疇,用現代科學的眼光看,一旦把天文現象或某些計算方法,與人的善惡吉凶附會在一起,而當中的關係沒有合理解釋,也沒有經過嚴格驗證的,都是屬於偽科學。通勝或許是中國文化傳統的演繹,但欠缺對實際事物的預測能力,正如中國數千年文化中,占星只是統治者宣示天命的工具,以及一種民間信仰,還未在實際預測或改善人類文明上,取得任何成功。」

文//李佩雯、曾曉玲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