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變出曼陀羅 變出藍光蟲洞穴 蕭芷澄的染藝奇緣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22日

【明報專訊】蕭芷澄(Siu)和拍檔張智晞在茶餐廳吃飯,好心伙記有時會提醒說:怎麼忘掉脫下藍手套?Siu有一雙藍精靈的手,在周日剛結束的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盛夏手作:來建紡織村」中,他們的展場是個藍染而成的螢火蟲洞,就見Siu二話不說把乾淨的雙手插進大罎藍染醬中。過去她一直尋尋覓覓自在自主的生活,四年前選擇了染布工藝,她覺得她和拍檔的生命就像染布的流水,隨流動而變色,帶出屬於他們年代的染布工藝和生活方式。

看着Siu把一條白色棉布,以乾淨的雙手放進藍染罎,在染料中來回活動,像極卡通片巫婆煮魔法,然後Siu把棉布拿出來,已染成淡淡的青綠色。這位一把長髮頭戴針織小冷帽,身穿及足踝長裙的29歲女生,卻一邊拿着染了第一次的布條,一邊說:「再等一會氧化後,會染出藍色,重複染就會染出不同的藍色;這就是青出於藍啊!荀子講得沒錯!」見她雙手指甲圍了藍邊,不期然令人想起蕭紅小說裏她同班農村同學,指甲邊圍了煤碳的黑色。

通常手工染布的顏色如靛藍、薑黃色等,被稱作大地顏色(earth colour),除了色系很有生活感,也因為也真是從植物萃取顏色,染成大地的顏色再自然不過。不過Siu和張智晞(Josh)卻沒特別在二人創立的染藝工房「巨人染」中,標明採用大自然的顏色, Siu還說:「一樣東西若已融入生活,我們就不用特別強調,正如你要吃飯,生活就應愛惜大自然。事實上,除植物外,我們也會作不同嘗試。」

Siu身上一襲長袍,一看就知是他們的手工染布,漸變的粉紫和粉藍,好看極了,問她這樣有個性的衣服是否很好賣?她坦率的說:「是!我們的產品很熱銷,但這不是我們的大方向,若我們不斷生產東西,我們就會很累,無心力做創作,反而像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CHAT六廠)這樣的藍染創作,這種氛圍是我們想做的。我們很有滿足感。」Josh也從旁說:「我們想創作一種氛圍,我愛做衝擊視覺效果的作品,她擅長很有耐性的染布工藝,像她染的曼陀羅圖案。」

新西蘭結緣 開始奇妙人生旅程

港女和台灣男生一起搞創作,是否也融合台灣和香港的風格?Siu開懷笑說:「我們不代表台灣,也不代表香港,我們表達的是個人的作品,和台灣人和香港人身分是無關的,你會遇到某一香港人是這樣,某一德國人是那樣,但他不代表整個香港啊!」真好,撕下貼在港女港孩嬌縱的面紗,也大可放下youtube上台灣女生看港男髮型較台灣男有型的標籤,因為眼前的巨人染組合恰恰和平日的標籤相反,港女Siu聲音溫柔如吳儂軟語,台男Josh垂肩長髮部分搓成dreadlock,兩個尋找不一樣生活方式的人,同一年在澳洲working holiday,卻互不相識,要到大家完成工作假期各自到紐西蘭旅遊時,才在山洞看藍光螢光蟲時認識,之後一起開始了奇妙的人生旅程。

Siu來自一個六兄弟姊妹的家庭,她是孻女,人家孻女孻心肝,父母卻是以另類孻女看待她。「我自小是個坐不定的女孩,什麼也去參加,父母一直放手讓我去試不同東西,一直支持我,信任我,真是很感恩。」以至她大學畢業,打工儲夠錢去流浪,截順風車睡火車站,家人都是心驚驚,但口裏支持。「我去了22個國家,背包客?當然是!」

大學念社會學的Siu,小時夢想進入廣告界工作,但愈大就愈懷疑這種寫字樓的生活方式:「我開始探索有什麼生活方式,可以自主自在。」這時已成為她丈夫的Josh也說:「Siu和我在新西蘭認識後,接着各自回到香港和台灣,開始了Long D(遠距離戀愛),我也在摸索我們怎樣可以在一起。」

港台小情侶是2014年開始學習扎染,當時只是學習做出糅合染藝和藝術的創作,而要維生又要生活自在,是否可以試下街頭賣藝呢? 於是,二人跑去參加了一個台灣的花車隊,去學踩高蹺,隨花車隊在嘉年華演出。不過,很快他們就明白踩高蹺可以自決生活,但卻不可交租吃飯;很快,他們就去了賣豆腐,那時Siu才25歲,Josh 26,青春爛漫。

Siu說,Josh的家在宜蘭,屋前是大片美麗的稻田。「我們賣的是一種自創的豆腐批,因為我在澳洲工作假期時是做派對小吃,Josh也是做飲食,他做pie。」在宜蘭羅東夜市的豆腐批,很快獲得口碑,Josh說,他覺得他們做的批確實很好味。

尋理想生活方式 不要重複的日子

染布的流水,隨水流而變色,亦像隨機遇創作和生活。這小小豆腐店除了賣豆腐批,晚上二人還在店內表演踩高蹺,Siu說:「我們想,要玩,就要玩得好玩一點。」

本來好好地賣豆腐,食客不斷,可以維生。Josh卻說:「有一天Siu在揑碎豆腐時,邊捏邊說,我的青春都在揑豆腐了!我的青春有多少?」於是二人又回到討論生活的方向去,Siu也問記者,你猜豆腐店開了多久?記者答:半年,八個月……她搖搖頭,說:「四個月。這種生活太穩定,天天重複,不是我和Josh想要的生活方式。」

就是那時開始,二人全情投入染布,期望學到更多扎染技術,創作屬於自己年代的扎染。那麼染布就是二人想要的生活方式?既是,也不是。「我們有時還在討論,有時也會累,但染布能呈現我們在想什麼,可以創作,很有滿足感,也可以維生。我們仍在試不同的染藝,所以『巨人染』自稱為染布,而不僅只是扎染。」

染布曾是很普遍的家庭和農村手工藝,很多民族都有各式各樣的染藝,包括扎染、蠟染、繡染、印染及浸染等。Siu說:「扎染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工藝,每一個人染出來都會不同,就算同一個人,同一個技法,也會扎出不同色調。」扎染工藝是根據工藝師的圖案設計,以線或繩子綁扎布匹,令染料無法進入綁扎部分,而形成自然獨特的圖案。除了這次在CHAT六廠展出的層層藍染洞穴,他們去年又在香港青年廣場展出「逆光 Behind the Light」扎染藝術展覽,二人的作品分布在四個展區,分成水底世界、花影空間、巨型的銀河及曼陀羅長廊,Josh就有一幅很大的作品,13米x 6米的銀河作品,很繽紛,很放射,而Siu則是曼陀羅作品,很細緻,她說:「其中一個作品叫大地之花,足有一個人之高,曼陀羅有種令人圓滿的感覺。」

看着Siu染藍的雙手,想像十年後他們果真如染布流水變色,Siu又會搞出什麼魔法?她卻突然踏實的說:「其實,我們全職搞巨人染,已踏入第四個年頭,一路走來,算是很幸運,遇到很多欣賞我們的人,染布展覽不似得畫展,不能一早看到作品,我們是到了最後一刻,才知染出什麼效果,但很多人都相信我們。我們還遇到很好的客人,真的不是朋友,是真的有客人搞婚禮,讓我們以染布佈置婚禮場地,這都讓我們有機會創作不同作品,逐漸成長。我們應可再行前多一些。」

既曾旅行流浪,又曾賣藝,既曾安分守己賣豆腐,如今又落戶染藝創意工業,她會怎樣跟正在尋尋覓覓的年青人分享?「我會鼓勵他們多嘗試,並信任自己。如同我們做了四個月豆腐店,被別人視為廢青,但我們發現染布工藝才是我們要走的路。」

染布還有很多意外收穫,是Josh和Siu這對夫妻拍檔始料不及的,那正是到不同機構做染布工作坊時,看到婆婆拿着自己手染袋的歡笑,看到被罰來上工藝班的同學的歡笑。她說,有次一位四年來都選擇不出聲的中四女生來上染布班,當打開自己染出的作品時,她驚訝作品如此美麗,向Siu綻放美麗的笑容。

■Profile

蕭芷澄

2014年時與台灣男友張智晞Josh一起創立「巨人染」, 集染布產品、工作坊及藝術創作於一身, 創作屬於自己年代的染藝,二人今年結婚。大學時念社會學,畢業後到澳洲working holiday一年,在紐西蘭旅遊時認識Josh,二人為尋找自主自在的生活方式,曾在街頭賣藝,也曾開過豆腐店,發覺兩者都不是想要的生活方式,遂全情投入熱愛的染藝,把藝術糅合手藝,成為擁有個性的作品和衣服。現時分別在香港和台灣有染布工房。最近在CHAT六廠舉行「盛夏手作:來建紡織村」,與勵智蜂基金會合作建藍染洞穴和藍染工作坊。

文: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