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城市﹕循環線遊港九 海上交通復興有望?

文章日期:2018年09月02日

【明報專訊】「由開埠至一九七○年代,舢舨仍然作為重要渡海工具,時至今日,尚有渡海舢舨往返香港仔海峽。」在西灣河往鯉魚門三家村的渡輪上,掛着一幀幀有關海上交通的舊照。政府擬推海上循環線,以「懷舊小輪」為主打經營這條航線的珊瑚海船務負責人鄭靜華,躊躇滿志表明有興趣入標,說坊間稱循環線的構思為「水上的士」,其實更似「水上巴士」。至於水上的士有無得做?曾經營觀塘至啟德航線的梁先生認為業界可以一試。被視為夕陽行業的渡海服務,在未來會否再見興盛榮景?

懷舊渡輪 帶遊客看以前

下午四時許,住在鯉魚門的張先生下班坐船回家,他看見記者與鄭靜華交談,說「剛才那個是事頭婆吧?我認得。他們接手這生意不久,卻做了很多,你看這些,以前沒有的,很有香港特色,服務也好了。」漁網鋪滿船篷,還有漁夫斗笠作燈罩,負責人鄭靜華在二○一六年接手珊瑚海,去年將渡輪翻新,她強調「別人看我們是渡輪,但我們看自己是個旅遊景點,對於船長的服務,我們也有指引,有時星期六、日會有導遊,講解三家村及渡輪的歷史。」

珊瑚海亦希望以「懷舊小輪」特色經營循環線。政府的意向書要求業者就經營兩條航線入標,建議循環線連接啟德、紅磡、尖東、中環、西九龍五站,周一至周六二十二班,周日至假期十九班,每四十五分鐘一班,航程在一百一十分鐘內,預計明年九月啟航;另一條中環至紅磡航線則預計明年2月重開。鄭靜華表示,「政府推循環線就似海上旅遊巴士,每個旅遊景點都可以停一停」,她期望高鐵九月二十三日通車後會帶來更多內地自由行的旅客,「他們來到除了購物以外,迪士尼、海洋公園都到訪過很多次,現在遊客喜歡看以前的香港,以前的香港比現在吸引,好多遊客喜歡舊香港。」

扭轉「夕陽」 多一份選擇

鄭靜華舉例西灣河碼頭以英式設計為主題,「這兒是蘇豪東,外國人在這邊吃喝,西餐廳很多,我們就放了些紅郵筒等,令遊客來到碼頭像穿梭到五十、六十年代」。將來航線的定位,她說循環線主要是服務遊客,中環至紅磡則較多顧及市民的需要,有說這條航線在二○一一年停辦,在今次招標是「豬頭骨」,對於紅磡碼頭的人流問題,鄭靜華亦不擔心,以公司正申請西灣河碼頭的公共交通接駁為例,「大家可以研究,做生意需要雙贏,只要有客,我相信van仔公司也可配合接駁」。

「我接手珊瑚海時,他們也是做不下去,碼頭和船都舊,沒什麼特色,是夕陽行業,但我覺得這樣下去很可惜。」現時公司經營西灣河至觀塘、西灣河至三家村、三家村至東龍島的來回航線,去年六月以舊香港特色將渡輪翻新後舉行三日試搭,吸引逾三萬八千人次,「政府推出新航線,也是想交通多元化,除了巴士、地鐵交通工具,如果海上渡輪不夕陽下去,乘客也有多些選擇。」現時公司乘客每年有一成增長,觀塘線平日日均客量約一千人,鯉魚門則客量不多,平日下午四時許由西灣河到鯉魚門的班次,船上有五人,但這無損鄭靜華的信心,她認為現時旅發局宣傳不足,有一家四口澳洲旅客意外發現西灣河的航線,興奮連搭四程。「像三家村的棚屋,遊客不必走到大澳那麼遠就看到,我們推廣九元買到的是一種享受。」

客量低成本高 細公司難做

在觀塘碼頭等船的朱先生不諱言,循環線對一般市民來說不太吸引:「返工放工應該用不着,郵輪碼頭平時去的人都不多,遊客去亦不吸引,西九目標也是遊客,而來往中環及尖沙嘴的航線原本就有。」碧海船務二○一六年曾辦觀塘至啟德的航線,可惜半年後因客量低停航,負責人梁先生說暫未有意申請經營循環線,認為經營者要考慮成本:「那段路都頗長,兩小時內走完,客量有多少?如果現在價錢理想也做得住,不過客人嫌貴也不行。船要行長時間,油費也高,大公司可以試下,這邊蝕那邊補貼,小公司就比較難。」他說到當初經營啟德航線,「可能我急咗啲啦。有配套的話,航線也能維持到,那些是急不來,大公司可以等時間久了能賺錢,我們公司仔現實些,捱不住就要暫停想辦法。」

鄭靜華計劃中環至紅磡線會與現時航線同樣定價為九元,她說當中涉及成本考慮:「我們的船長月薪由二萬至三萬元不等,大家都知船長好難請,青黃不接,第三跑道工程也用了一些船,可聘的船長又少了些。另外每年驗船是船公司最大的付出,載百幾人的船,一年驗船費都超過二十萬元。」循環線如何收費亦是挑戰,此外政府要求渡輪載客量至少一百五十人,「我們現在的船只能載一百四十五人,是否要另置新船?希望政府有改動,能讓我們用具香港特色的懷舊小輪。如果造新船,那只是交通工具,代表不到香港。」

海上可以搭巴士,又有沒有可能call「的士」?「水上的士」像是新念頭,其實搞得成的話,談得上是一種復興。據港九電船拖輪商會歷史資料所載,外國人稱為walla-walla的電船仔,全盛時期是六十年代,數量多達二百艘,卜公碼頭、皇后碼頭、尖沙嘴的九龍公眾碼頭及佐敦道都是繁忙上落點。當時電船生意在渡輪凌晨停航的幾小時裏最旺,夜遊客可包船過海、回鄉客也會為趕早班火車乘搭;清晨將報紙從中環碼頭運到尖沙嘴的航次每日更高達六十至七十班。後來隨各種載客量更大、更快速的客船類型湧現,令walla-walla逐漸被淘汰,至一九九○年餘下不足百艘。

運輸署稱推出循環線是為回應社會上出現引入水上的士的建議,今年二月創建香港、海港商界論壇與四名美國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學生共同發表水上的士研究,報告提及阿姆斯特丹、悉尼、波士頓等地都設有水上的士服務,如阿姆斯特丹的服務是按時計費,起表7.5歐元,往後跳表每分鐘1.75歐元。學生指出香港的舢舨、街渡等扮演類似角色,並列出港島有二十二個、九龍及新界有二十八個可供小型船上落客的站點,建議相關組織促請政府成立包攬不同部門代表的委員會,研究發牌及改善碼頭設施的工作。

水上的士之起步?

循環線與水上的士性質頗有差距,不過海港商界論壇成員、Waters Economics(以Cistri Ltd名義營運)顧問許偉銓認為政策「是一個推進」,「希望這是一個起步,未來可帶來在維港上點對點的交通選擇」,「現在看到政府的標書是想涵蓋整個維港,但隨着海旁發展,東九、西九都需要有點對點的服務,如現在開始有大公司搬到觀塘,由中環去觀塘上班的人有需求。水上交通不會塞,有機會比乘車好。」報告訪問了五百零八人,當中89%的人有意乘搭水上的士。至於如何call的士,報告提出可考慮打電話、揚手截船之外,還可用手機App預約。去年UberBOAT就在克羅地亞引入了服務。

不過珊瑚海負責人鄭靜華說,經營水上的士「比較困難」,「現在坐的士、巴士、地鐵過海那麼方便」,公司亦有租船服務,「包船東龍島來回,平日收費四千五百元」,如旅行團租船,百人乘船才可分攤費用為每人四十五元。「普通的士一程幾十蚊都做到,但一程船收幾十蚊點過?不是船大小的問題,是人工,船長一日人工都要千幾蚊,沒有固定的顧客,如何去推?」

但碧海船務負責人梁先生卻認為水上的士「唔係無得做」,「這也是一件好事,但要考慮成本,大型船坐百幾二百人,載客量多,但水上的士船小,可能比大船收貴些,視乎市場需求,坐直升機去澳門都有人搭啦,一樣都貴。」想百幾二百蚊搭一轉?「我諗蝕死都得。合安全標準載十人以內的船,起碼也要幾十萬元造一隻,幾時回到本?」十人夾千多元一程又是否可行?梁先生說,還是要看市場反應,「大財團可以一試,又或者幾間公司一起試十隻八隻,看看效果如何」。

少生意外 安全非問題

水上的士航線較為彈性,會否引起海上交通混亂?梁先生也不擔心,「若有水上的士,海面交通會頻繁些,危險性是高一點,但不要忘記,香港船長的專業水平很好,每日在海上行的船,尤其渡輪,好少發生意外,我們做這行的,好多時避一避,遷就一下,行家都有共識。當然也有外來因素,要避開垃圾等等,出事機會是會多些,但也不能說一有問題就縮,我覺得這樣不公平。」許偉銓稱對海上交通的影響需要進一步研究,他提到碼頭可增設一些平面浮台(floating pontoons),讓上落客更安全。

聽到水上的士的建議,觀塘碼頭兩名年輕乘客覺得碼頭往市區交通不便,興趣不大,不過在西灣河往三家村的鯉魚門居民張先生就很歡迎,「call艇仔價錢隻隻不同,我常常從油塘出島仔釣魚,有時也覺得好離譜,價錢任船家開,有些五百元一日,有些三百多元,很參差,現在有相熟艇家才沒這個問題。如果政府參與的話,價錢就要透明化,定價有個標準,有得申訴嘛。」

【渡海篇】

文//曾曉玲

圖//受訪者提供、曾曉玲、資料圖片、網上圖片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