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 chic movie style:怪獸孩子的穿越教育《未來的未來》

文章日期:2018年9月16日

【明報專訊】社會有「怪獸家長」,也有「怪獸孩子」。日本動畫家細田守,成為人父之後,嘗試進入怪獸孩子的世界,帶他們穿梭時空,發現家庭價值與真善美。

日本動畫《未來的未來》片名的意思,是四歲哥哥「小君」,看見了剛出生的妹妹「未來」的未來。小君還未來得及成長,就遇上了成長後變成高中女生的妹妹。未來的妹妹引領哥哥,了解到父母甚至再上一代爺爺過去的故事。導演細田守先寫好了《未來的未來》小說,再拍成動畫,同是以偶然出現穿梭時空能力為主體,細田守的「穿越想像」多重複合,從現在遇見未來,再從未來發掘過去,跳出了日本科幻小說家筒井康隆於1966年的小說《穿越時空的少女》框架。

細田守成名已久,至今仍教人津津樂道的作品,還是改編筒井康隆原著的動畫版《穿越時空的少女》。故事中十七歲高中女生「紺野真琴」女生在學校搞明愛暗戀,利用偶然發現的穿越時空能力去改變感情現狀,細田守男人老狗,竟然能洞悉女孩微塵心事,刻劃細膩動人。

《未來的未來》的妹妹成長後也以高中女生姿態出現,假如看過《穿越時空的少女》,或許會猜想,妹妹會不會就是紺野真琴的化身,在平行時空穿越時間,回到了兒時的家中,找到仍是四歲的哥哥。這個假設當然是妙想天開,但把細田守兩部穿越動畫聯繫起來,就會發現,兩部動畫的有趣之處,都呈現在細節之中。

開始時,畫面一開,立即就被霧氣模糊了,原來是哥哥向着面前的玻璃窗吐氣,他隨即把霧氣抹去,看見街上景物。哥哥的小行為,其實好玩得很,也是我們成年人的童年寫照。孩子對於在寒冷天氣時口中吐出的煙,和玻璃在冷暖之間構成的霧氣,都會感到格外興奮。《未來的未來》一開始就告訴觀眾,從孩子眼睛看世界,世界雖然真細小,但迷迷濛濛地存在各樣的可能。

戲中的小君待在家中等待父母回來,但門一開,小君就不快樂了,因為父母帶着剛出生的妹妹回家,小君由家中的主角變成閒角,感覺被大人冷落,於是經常大吵大鬧,引人注意,令大人不勝其煩。細田守對小君也毫不留情,描寫他不止心生妒忌,還出手作弄,拉扯妹妹的臉,又要用火車玩具敲打妹妹的頭,幸及時被父母發現阻止。

把鏡頭畫面的視線水平降低

《未來的未來》的故事不是憑空想像,是細田守受現實生活啟發,小君的行為,正是細田守與太太誕下小女兒之後兒子的反應,小君是他兒子的投射。不過看得出細田守努力避免由大人角度看孩子,而是像小津安二郎拍的家庭電影一樣,把鏡頭畫面的視線水平降低,不由父母俯視小君,是讓觀眾從小君的角度看妹妹看父母看四周和看世界。細田守反思兒子的情緒時,得出了一個答案:細田守發現,其實自己小時候也是另一個小君,經常大吵大鬧。

作為人父的細田守,透過拿手的穿越故事,嘗試帶孩子小君逃離寂寞世界,進入另一個異想空間。異想之旅的入口,就在家居中庭的花園,每當小君氣在心頭,走出花園,就有神奇事發生。

日本的穿越動漫,很多時都會利用家中某個角落,變成孩子的逃難所。《多啦A夢》的大雄,上學被老師責罵,出街被胖虎(技安)欺負,回家又被媽媽指摘,他只有拉開房間書桌抽屜,跳進去,才能飛得起,浩浩蕩蕩穿越時空。高橋留美子創作的漫畫《犬夜叉》,女主角家住神社,十五歲生日那天被妖怪捉入神社的古井,穿越時空回到五百年前日本戰國時代,表面危險,其實是一段精彩經歷。

細田守很懂得孩子心事,發脾氣,自己走出花園無人理,孩子理應受罰,但細田守不忍,於是就反過來,精心設計以學習與成長為目的穿越之旅。例如小君去到了另一世界,遇見自稱是王子的有尾巴男人,有尾巴的王子原來是家中老犬的真身,王子告訴小君,他跟小君同病相憐,感覺被輕視。小君懶理王子感受,百厭起來硬生生把王子尾巴拔掉,插在自己身上,小君突然就變成一隻人面犬,在家中亂跑,橫衝直撞,令小君笑逐顏開。

故事的轉捩點,是小君因生父母的氣走進花園,妹妹未來就以成長的形象出現,帶小君飛,回到父母年輕時的世界,讓小君了解父母的成長與想法。這一大段戲,與小君的現實生活交織,互相辯證,情節很細碎,如同細微生活瑣事,但小君跟成長妹妹的關係出乎意料的好,妹妹引領哥哥得到的異想體驗,竟然讓四歲小君也學懂點滴的家庭價值人生道理。

其中最深刻的一段經歷,是小君坐上了爺爺的電單車,其時爺爺從軍,年輕有型,小君在電單車嚇到騰騰震,但爺爺告訴小君,「無論如何,只要抬頭看着遠方,就不會感到害怕」,小君勇敢抬頭,就心安了許多,簡直是人生哲理。

對「世界系」動漫的回應

日本流行「世界系」動漫至少也有三十年,年輕主角個個經歷地球快要爆炸、世界快要消失的末日觀。很多年前讀日本作家新井素子的小說《愛在地球毁滅時》,講地球一周之後就會被隕石撞爆,女主角於是展開千里之行,尋找本來已患癌病的小男友,試圖在餘下日子共度餘生。小說深受少女讀者歡迎,女主角愛的動力強大,但亦反映了流行文化對現世的悲觀。後來新海誠的動畫《星之聲》、《你的名字。》等,把末世之愛無限放大,穿越時空情節,變相成了年輕人厭世逃避沉醉在物哀世態的幻想。

細田守的《未來的未來》,是一次對「世界系」動漫的回應。雖然穿越時空的情節依舊,但不一定要瀰漫末日世界觀,反之,異想旅程可以是反省現狀,發現過去與未來美好的奇想之旅。小君就是美好未來的發現者,他從爺爺身上得到學習,在年輕時像他一樣頑皮的媽媽身上找到認同感,他走遍了未來的東京車站,理解到父親的良善,最終與妹妹和好,他從花園走回家中客廳,然後就如戲中父親所說:「小孩子真厲害,沒人教也會突然學會」。細田守令怪獸孩子從穿越之旅突然學會人生道理,《未來的未來》傳承了吉卜力工作室的良好傳統,製作導孩子向善的動畫。

文// 皮亞

編輯//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