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Sargent 捉蛇觀蛇保育蛇 洋蛇王:蛇膽子小不可怕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9日

【明報專訊】12歲那年, William Sargent捉了一條毒蛇飯鏟頭回家,睡醒就不見了;14歲那年,他開始到山裏觀察蛇。

捉蛇觀蛇30年,如今42歲的William煉就手到拿來的捉蛇技術,成為大嶼山警區電召到場的蛇王;然而,洋蛇王與中華蛇王顯然很不同,因為洋蛇王從不剝蛇膽煲蛇湯,反之,他熱愛保育人驚人怕的蛇。他帶着小草蛇,只為到學校講蛇talk;他帶着翠青蛇,只為放回青草地。

「飯鏟頭,即是眼鏡蛇呀!」William以廣東話說。他1歲來港生活,一般廣東話以外還會通俗潮語。通常他捉蛇觀察其生態後,就把牠們送回大自然。平時母親也很支持,但12歲那年捉飯鏟頭卻讓她氣壞了,而且還在家中不知所終……

「對啊!在很多香港人眼裏,蛇代表bad,記得多年前我去學校教小朋友英文,叫小孩子畫一幅畫:What is heaven and what is hell?結果,有兒童的地獄畫了蛇蟲等,我便說,牠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如今,他仍努力告訴孩子,若然花朵是天堂,蛇也不該是地獄。

帶蛇講talk 以新角度給學生思考

以前他曾任職The Economist Group的會議及項目經理,現在則是Barclays MoonTrekker(巴克萊月下行者,在大嶼山晚上舉行的30公里跑山賽)的創辦人和Event Director。公餘時他帶着小布袋,內裏通常是蜷動的小草蛇或過樹榕,他笑說是帶去學校做蛇talk。「我不會跟孩子說蛇無毒,但我會給他們蛇的知識,香港有52種蛇,其中8種可咬噬致命。大部分蛇都沒有毒,而且蛇不是主動攻擊性動物。」

2004年他從英國大學畢業回港,明明在港島上班家住蘭桂坊,怎麼一下又變身山林豪傑的蛇王呢?他說一切源於愛蛇和怕悶怕重複工作,也因為喜歡大嶼山的生活。「真是機緣巧合,當我辭掉做了5年的工作正感迷惘,Barclays就打電話給我,說想贊助『月下行者』,那時我創立『月下行者』只是為了興趣,沒料到會成為事業。」月下行者在大嶼山舉行,他也因利乘便成為大嶼山蛇王。

William說他「手抱咁大」就來香港,12歲搬入大嶼山生活,那時開始,他就常跟哥哥和哥哥的同學Dave Willott到山裏觀察蛇,哥哥是帶William去旺角買寵物看蛇的師父,Dave則由以前的小蛇王變身成另一名香港洋蛇王,為警方在西貢捉了不少蛇。「我對蛇的知識和捉蛇的技術,初時來自哥哥和Dave,跟着自己在山中捉蛇觀察,從與每一條蛇相處中學習。我現在已捉蛇過千條了。」

中學時他喜歡暗夜出動,與志同道合的同學到山裏捉蛇,帶回家觀察數天再放生,他發現香港蛇的生態很健康,物種很多元。蛇愛黑夜爬行,或掛在樹上或挨在溪邊,青竹蛇(帶微毒)就是守株待兔的覓食者,不過翠青蛇很冤枉,常被誤作青竹蛇遭打死,其實青竹蛇頭呈三角瞳孔如一線,翠青蛇卻眼圓頭圓,生性馴良,只吃蟲子和蚯蚓,而且無毒。

蛇天生顎骨能上下分離,捕捉獵物時,張口如拉開拉鏈,可吞下大件食物,卻因為天生詭異,自然難以和捧着小果仁的松鼠相比。 不過,William說,「你可以不喜歡蛇,但你不必打死牠。我一直嘗試以新角度給學生思考,啲人成日話蛇好危險!會咬你㗎!其實大部分蛇吃蟲吃鼠,與世無爭。」這番話William以廣東話說,當然帶點鬼佬口音,所以他說「好危險㗎」,聽起來就像「好牙煙㗎!」感覺更險!

「你踩到蛇,蛇才會攻擊你,就算是飯鏟頭,也不會主動攻擊人,除非為了保衛領域和自己,例如你想打死牠。」William說。「上周我收到電話,梅窩有一條眼鏡蛇,我去到還未落手捉,就有一人衝上來,當着警察面前打死牠,他以為幫了大家一個忙,但蛇其實很膽小,你看,這樣捉蛇,牠就會走進袋裏。」訪問前數天,他在山裏捉了兩條小草蛇,他戴上厚手套, 一手拿着鈎一手拿着袋,用鈎子像掛頸巾般把蛇頭蜷入袋中,蛇身就跟着蜷入袋,「秘訣是要快,有些蛇如過樹榕的行動是極之快速的。這是我很喜歡的蛇,牠們速度很快,性情溫馴,很怕事」。

生態平衡 不可只要鳥不要蛇

根據香港綠色和平的文章,因為內地每年約有五六十萬條幼蛇被捕煮湯,無蛇吃田鼠,洞庭湖周邊地區在2007年曾出現20億隻東方田鼠(Microtus fortis),導致損失數千畝樹苗和大量水稻。專家指該區的蛇被捕食殆盡,是鼠患原因之一。

只要有空,William也會夜行觀蛇,帶4至5人小組出動。以為都是外國人參加,出乎意外本地人也佔一半:「香港人近年對蛇的觀念已有轉變。像4年前我在臉書開了Hong Kong Snakes群組,推廣蛇知識,現在已有6000多人,而且很多人的知識比我豐富。」

不少香港年輕人有機會就想離開香港,問William為什麼大學畢業後,不留在英國發展?「為什麼回來?香港是我家啊!我喜歡大嶼山,這裏六成地方是郊野公園,世界上很少地方像香港,巒巒山城,水牛常來我家門口,隨時可以上山跑步。好像我老婆,5時放工還可沿着山跑步回家。雖然我老婆是美國人,我們會去美國旅行,但我兒時一起長大的朋友都在香港,我的家也在這裏,放假和家人朋友聚聚、上山跑步、觀蛇、湊女,都是我在香港美好的日子。」

愛通山跑的William,兩年前終於定性娶了老婆,女兒現時1歲。訪問時女兒剛午睡醒來,他抱起女兒說:「大自然是一個循環,你不可以只要鳥,不要蛇。鳥吃蛇,蛇吃鼠,我們沒權利奪走大自然的生態,我也很想女兒長大後看到有蛇存在的大自然。蛇的數目影響着其他生物的數目,互相依靠,生態循環,也調節氣候和水質。」William已是三代同堂在香港,只是我們仍以外國人來看他,我們不會問自己在此居住有多久,也不會問自己對這地方的生態平衡知多少?分享完他喜歡的大嶼山大自然,他送記者回梅窩碼頭坐船,再開車把兩條蛇送回大自然。

差點忘了問,30年前在William家失蹤的眼鏡蛇,最後有找到嗎?「沒有!那年那天失蹤後,就從此消失。蛇普遍壽命不過20多年。」想來那飯鏟頭已經歸老,而小蛇王也已長成大蛇王。

■給香港的話

「香港人太幸運了!全世界少有如香港這樣的地方,山山水水包圍我們。在上海你要坐上個多小時火車才可去跑山或遠足,就算住在倫敦,也不能隨時隨地行山或走入大自然。」

■Profile

William Sargent

42歲,在香港長大的洋蛇王,會說廣東話,臉書Hong Kong Snakes的創立者。1歲跟隨工程師父親一家五口(兩名哥哥)來港生活,在香港完成中學後,返回英國的大學念旅遊及酒店業。10歲隨哥哥及好友Dave Willott(香港另一洋蛇王)到旺角購買他人生的第一條蛇作寵物。30年捉蛇生涯發覺大部分蛇均是性格溫馴,吃蜥蜴和昆蟲,與世無爭。現為大嶼山警方電召蛇王,捕獲的蛇會送往動物管理中心或嘉道理農場,每次捉蛇酬金為600元。正職是Barclays MoonTrekker(巴克萊月下行者)創辦者及Event Director,今年踏入第十年。12歲時初次搬入大嶼山,30年過去,他和家人仍然住在大嶼山。

文:朱一心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