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小學雞想「當年」

文章日期:2018年04月24日

【明報專訊】某回晚餐餐桌上,兩隻小學雞「想當年」。這「當年」扣除他們全無記憶的嬰兒階段,其實只餘短短幾年「貨仔」,卻沒想到很多回憶,都在幼兒學校的午睡時段發生。

午睡回憶多 色紙喬裝花臉貓

兩小上的是全日制學校,午飯後課室變身睡房,原本放長枱的位置排出一列列小睡牀。關燈後,孩子一個個躺上去,輾轉一會便香香的入睡——少數不安靜的小小靈魂除外。朱家下一代的基因不知是不是都缺了「午睡睡意」這一塊,小兄妹同樣視午睡時光為煎熬。但他們「自強不息」,總會找到解悶法子,譬如看似安安靜靜的躺着,小手卻努力不懈地朝四周探索,在觸手可及的範圍,發掘可供玩樂的資源。

一回,女兒的小手從牀頭方向往後亂抓,竟然抓到課室邊的物料櫃,還抽出一張顏色紙。她悄悄拿到眼前一看,還是紅色的呢,走運了﹗睡在毗鄰牀鋪的老友也未睡,於是娃兒倆一起分享神秘的快樂遊戲——彼此默不作聲,但又滿有默契地,用沾了口水的指頭抹上紅紙,再把那抹硃紅轉印到臉頰和眼皮上……燈一亮,照出兩隻花臉貓。

關切孩子睡眠的好老師

曾經,幼兒班上的老師來電了解兒子的睡眠情况——在家能睡嗎?平日可有無法安靜的問題?最後她建議處理方式:既然小子愛畫畫,就讓他坐在課室旁邊安靜作畫,先平復心情,稍晚才去睡。我聽到一位真心關切的老師,努力想要了解孩子,尋找最適合他的那條鎖匙。在流水般斬不斷的日常忙碌中,能作出這樣的調動,無論多麼微小,都需要一顆愛心。

我們的幼兒學校不是人們眼中的名校,當初報讀也是偶然。朋友說起附近公共屋邨有一間幼稚園很好玩,站在平台望進去,小不點們做什麼一目了然。某回經過,我們偷偷去望,果然看到娃兒排列整齊,嘻嘻哈哈地唱校歌,可愛到不得了,歌詞是我聽過最有童趣的——「我們天天都開心笑~~哈哈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啦啦啦啦啦啦,嘩嘩嘩……分享美夢和樂趣,愉快學習伴成長……」後來我確認這些都不只是歌詞。對於快樂學習和藝術教育,相信孩子並且尊重孩子的發展步伐,校長和老師們一直認真實踐。

長大探恩師 尷尬卻高興

早前趁辦學團體基督教服務處舉辦幼兒創意藝術展「童趣@拾伍」,我帶同孩子去,其實是為了看望舊時的校長和老師。從前班主任看到跟自己長得差不多高的少年,高興得忍不住伸手要碰臉珠,少年好尷尬,我們都笑了。

報告校長和老師,在所有尷尬表現和古怪對話的遮掩下,少年其實是滿高興的。那些「想當年」雖說零碎,但哪兒有愛,孩子有知。但願每個陪伴孩子成長的幼兒教育工作者都無忘初衷,工作再繁瑣,依然記得用愛心看見孩子。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文﹕蘇美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87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