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從屎尿屁到性禁忌

文章日期:2018年5月8日

【明報專訊】兩小跟爸爸外出回來,急不及待向媽媽匯報好笑事:地鐵上,三個中年女士吵翻天,對話裏壓根兒沒有實質內容,只是不停地彼此交換有關性器官的粗口,車廂內的諸位被迫旁聽,氣壓很高。突然,站在兩小附近一個哥哥終於憋不住,噗哧地笑了起來;我家兩小當然不落人後,也卡卡地跟着憨笑;接着,笑意像漣漪般,迅速在乘客的嘴角眉稍間擴散開去。孩子的爸試圖勸架,但據說只成功教她們休戰五秒鐘,只好作罷。

孩子們知道,很多粗口都是性器官的諧音,可是頭上依然冒出一堆黑人問號——「為什麼姨姨們硬要說對方的性器官很臭?怎麼知道誰的比較臭?怎麼會邊罵人臭,卻邊說要跟對方發生性行為?我罵人時才不會那麼笨……」聽着,我也失笑了,大人確實奇怪。

另一個階段的小學雞

近日發現,能惹起孩子瘋狂傻笑的禁忌話題,已經漸漸改變。他們對屎尿屁的笑點有提升趨勢,可是聽到粗口卻又失守。而日常聽到粗口的機會還真不少,來自街上的、同學間流傳的、電視電影中出現的……早陣子共讀英文小說,每到含F word的對話,孩子每每笑得翻滾,管它劇情正在緊張。依然是小學雞,卻是另一個階段的小學雞。

有性指涉的粗口,作為一種禁忌,跟屎尿屁也有相通處;簡單來說,就是愈不讓說愈興致勃勃。高年班的小學雞陸續踏入青春期,親身感受性在身體之內的變化,可是課堂提供的性知識顯然追不上去。課本上十年如一日的性器官繪圖,以及老師教完速逃的迴避態度,合力向好奇的孩子發出這種信息:你想知道的,別旨意從課堂和課本裏找到,不如自己想辦法。至於什麼辦法?舊時的少年人裝腔作勢扮「夠秤」到書攤買「鹹書」,現在則方便得多:上網按個鍵,自我聲明足十八歲便可以了。

自己認真教性知識

總會有人覺得,在課本上課堂裏說得太白,很不妥當。可是地球上還有另一些人,覺得與其任由孩子亂七八糟地在網絡上滿足好奇心,倒不如自己認真教勇敢教,譬如挪威廣播電視台(NRK)數年前推出的兒童科學教育節目Newton。下回談。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文﹕蘇美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89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