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我寧願做鵪鶉

文章日期:2018年5月22日

【明報專訊】近日教育界有幾件具爭議的事:歷史課本的用字、通識科的改革和母語的定義。王師奶幼承庭訓,老爹千叮囑萬叮囑,不要和別人爭拗政治和宗教,因為呢兩味嘢好惹火,拗到面紅耳熱已是小兒科,有啲仲從生死之交搞到老死不相往還𠻹。

科技水準低落 又關通識事?

最近通識科的存廢或改革鬧得熱烘烘,因有建制派議員批評歷年試題多涉政治,甚至將佔領運動都入埋通識條數,倡議取消「必修」,甚或廢除之,無眼屎乾淨盲。通識科是李國章、羅范椒芬主政教育時的產物,初推行時,講到天上有地下無,𠵱家畀人踩到變地底泥。世界雖然成日變,但不至數年間由天上龍變地下蟲咁極端啩!好佩服仍在行會的李國章和羅太好涵養,完全唔出聲,任由啲烏蠅曱甴嘈喧巴閉。教聯會會長黃均瑜認為通識科是核心科目,影響選科,會減少學生走向創新科技的機會;香港大學前校長徐立之教授亦有類似意見,但未有直接指出受通識科影響,倒是黃均瑜快人快語,更認同通識科存在政治化,同時又指出是考試問題,與課程無關(試題不是跟課程的嗎?)。如此說來,香港學生科技水準低落,豈非要李國章和羅范椒芬孭呢隻黑鑊!

鵪鶉才是修身齊家?

王師奶不敢談政治(有專家話不談政治就是政治態度的一種),但想談黃均瑜的「我那個年代,無讀過通識那些,是『鵪鶉』些, 較害怕。現在的學生是自我張揚,挑戰權威……新高中培養出來的學生,是有這特點的」。黃均瑜終究是上一代人,他似乎頗欣賞當年自己的鵪鶉怕事。我們要探討一下,鵪鶉怕事,是優點還是缺點,好事抑或壞事?有一些家長教兒女:眾事莫理,眾埞莫企;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理他人瓦上霜;凡事不要強出頭,槍打出頭鳥。難道這就是黃均瑜先生所謂的「修身齊家」?王師奶牛頭角一匹婦耳,大道理不會講,但相信「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也是修身的一種。如果人人都鵪鶉怕事,這將是一個怎樣的世界,鵪鶉國乎?

挑戰權威有理 可促社會變革

黃均瑜又指出,新高中課程培養出來的學生有「自我張揚,挑戰權威」的特點。黃會長此言未免偏頗,「自我張揚」固然不足取,但「挑戰權威」未必是壞事,只要在挑戰的過程中有禮有節,有理有據。進一步說,「挑戰權威」可能是社會進步的動力,一些權威的學說、定律,都由於有人挑戰而改變,而且有些所謂權威是由獨裁和強權製造的;沒有孫中山先生向權威的帝制挑戰,腐敗的清朝依舊存在。王師奶好有興趣知道新高中課程哪裏出了問題,竟會培養出「自我張揚」特點的年輕人?如果黃均瑜能指出漏洞,就讓教育界一齊去堵塞。

黃均瑜先生對母語教學也有獨特見解,他提出母語教學該是「中文教學」,用中文去教。小婦人想問「中文」即係乜?尊重黃均瑜會長的觀點,王師奶謹拋一磚如上。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文:王師奶 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1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