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偷偷睇「禁片」

文章日期:2018年06月19日

【明報專訊】大仔考試最後一天的下午,邀請了同學們來我家開「陀螺會」。當然,所謂「開會」只有一個目的——無拘無束玩個飽。尤其對部分玩耍時間較少的同學仔,這個每次考完試的半天聚會,更頗有解放的意味。不過,今次「大解放」卻出現一個小風波。

事緣這天細佬小病告假,同學仔到達不久,我就要陪細佬入房睡午覺,讓馬騮們自己在廳玩。因為嘈吵,細佬花較長時間才能入睡,連我也累得睡着了,赫然醒來已經過了大半句鐘。走出廳,卻見只剩兩個同學仔在玩,另外四隻小鬼不見了人,氣氛異樣地靜。我奇怪問起,其一個同學答道:「佢哋匿埋喺房度,睇gay片呀,變態片呀!」之前,其中一個擁有手機的同學仔想上網打機,曾問我要Wi-Fi密碼,但因我本身不讓孩子玩手機,所以沒有給他。原來那個同學仔在眾友慫恿下,啟動了一天流動數據服務,然後成班細路躲在另一房裏,靜靜雞「睇禁片」。

我一打開房門,那個同學仔就嚇得即時關機,小鬼們四散逃離。因不想破壞氣氛,也認為孩子要慢慢引導,我沒有即時訓斥他們,只要求他們出廳玩。同時,我亦在相關家長群組中通報此事,並提醒大家,雖然孩子們只是小三,但成班男仔都明顯開始對性好奇。事件提醒了我,要多些同阿仔正面探討這個話題。

因不知道孩子們實際看了什麼,後來我私下問擁有手機的家長,翻查觀看紀錄。他們在YouTube一共偷睇了兩段「問題片」,那個家長看後最初覺得「好閒」,因為其實完全沒有任何三級或猥褻內容,她不滿孩子何以當時沒即時澄清。

視覺未必三級 關鍵在意識層次

的確,YouTube有其審查政策,不允許有露骨的色情內容。但我想,關鍵未必在於視覺畫面是否三級,可能是在於意識的層次。然後我也看一遍這兩段片,其中一段的標題是「鮮肉版《哆啦A夢》」,內容是幾個真人扮演多啦A夢的改編故事。相信孩子們在打開前,看到標題中「鮮肉版」的字眼,再加上截圖畫面是個沒穿上衣的肌肉男,似乎有某些暗示,所以被吸引進去。

故事講述由女生反串的大雄,為帥哥靜香準備生日禮物。其中,女生偷窺「鮮肉」帥哥冲涼的鏡頭,明顯有自我撫摸身體的意識。即使沒有實質的三級畫面,我認為已足以成為性幻想的一幕。也由此可以理解,孩子們似乎渴望找到提供這類幻想的影片。那個家長也贊同我這看法,得到她同意後,我也在群組中告訴其他家長此事。我相信,小鬼們是有意識想去找這類「好奇」資訊的,只因不熟門路,所以在有限時間內只能找到兩段「問題不大」的短片。那個同學仔沒作任何抗辯,既因他心虛,也因他善良。同時,短片中的意識亦很能反映這班小男生之間的溝通內容。

事實上,由於他們來到我家都大解放、無拘無束,我留意到他們喜歡在對話當中,不時加插小學雞程度的半色情字眼,例如「J」、「你條J」、「你哋hehe呀」。當然,未必每個孩子都會一開始就清晰追逐這份性好奇,但由於同儕效應,總會互相感染。

然而,我相信這是一件好事,它提醒了我要做好家庭的性教育。食色性也,性愛不該是避忌的話題。過分忌諱,反而會形成一種不見得光的心態,驅使孩子暗裏尋求資訊。孩子自己瞎子摸象,結果接收了扭曲的性觀念,那才真是問題。同學仔把兩段短片形容為「gay片」、「變態」,其實也是對性的一種扭曲。

八歲看似年紀還小,其實孩子長大得比我們想像快得多。作為邊做邊學的父母,我欣然接受每個發現和挑戰。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5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