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銅管三粒星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3日

【明報專訊】幾星期連續到不同地區介紹樂器,這個星期是銅管樂。很多學生都抗拒銅管樂,明明聽到老師吹奏出悅耳聲音,為何自己試的時候,一下也吹不響?再加上樂器又重又貴,很容易令人卻步。

看到孩子使勁地吹,臉頰通紅,口水四濺,不禁令我想起以前工作的學校,也有同一個畫面。那時候,學校安排一些從沒有學樂器的一年級學生參加樂器體驗班,每個孩子可以試吹試拉各種樂器,這些孩子很多是成績不太理想或者是「有問題」。

當中三個學生最令我印象深刻,第一個是非常活躍的男孩子豪仔,老師在表格上填上「過度活躍症」。他不停走來走去、不專注、不聽指令,更常常騷擾別人,令老師很生氣。但當他遇上小號,世界好像停頓下來,他把號嘴按在口唇上,一口氣就震盪整個房間,全部人都目瞪口呆,老師把號嘴放入小號再讓他吹,聲音響亮而通透,房間裏所有人立刻拍起手來,豪仔即時成為明日之星,二話不說把他編入重點培訓班。放學時,媽媽本來擔心兒子會惹禍,卻沒有想到獲老師讚賞。

第二個是文仔,非常安靜,也許是過分安靜,眼神飄忽不定,老師在表格上填上「自閉徵狀」和「學習遲緩」,也提到是早產兒,比較瘦弱。他對任何樂器也提不起興趣,直至聽到老師吹奏法國號,在手冊上打了一個鈎,我問他為何其他樂器沒有鈎?他低頭說:「好舒服!」是的,法國號的聲音渾圓,感覺和藹可親,也許文仔渴望得到安全感,是明顯的心理反射。聽到他的感受,安排他到另一個房間試吹,可能因為害羞和自信心不夠,他在堂上沒有吹響,但在獨自試吹時輕易做到,在鼓勵之下更可以把音吹得很長,看不出他這麼瘦弱,竟然如此長氣。放學時,媽媽聽到兒子適合吹法國號而且被重點培訓,高興得流下眼淚來。

「問題學生」變重點培訓對象

第三個是女孩子曉南,家中有兩個姊姊和一個妹妹。為了生兒子的問題,父母差不多每天都吵架,影響曉南情緒,當然成績也不佳。試完所有樂器,她最獲老師讚賞是長笛和長號,這兩樣樂器只差一字,卻是兩個不同家族和不同吹奏技巧,而且兩樣樂器的尺寸和價錢也是一天一地。在最後一堂,曉南也未能決定學長笛或長號,問她有沒有和父母商量?她搖頭說:「爸爸只會給我學長笛!」我一聽便知道她是喜歡長號,細問之下,是因為價錢和家裏沒有位置擺放。

我和學校商討,讓曉南以半價買一支二手長號,價錢和全新的長笛相若,但也未能解決存放問題。爸爸更寫了一封信給校長,決定不讓女兒學任何樂器。我親自致電和家長了解,媽媽說家中有4個女兒,丈夫又大男人,不會給女兒太多資源,感到很無奈。我請她再試試說服丈夫,讓曉南只練吹嘴,讓她在長號班觀課,毋須繳交任何費用,最終得到答應。曉南一直在班上吹長號,每天在學校練習,她勤學苦練表現積極,讓我們十分滿意但又帶點擔心,萬一她爸爸知道了,會怎樣呢?

一年後學校舉行音樂會,曉南父母到學校欣賞管樂團表演,沒想到女兒是其中一個演奏者,十分驚訝。我看到曉南在台上望着父母,眼神尷尬,我立刻走到觀眾席上,在他們的耳邊說:「你們看曉南真的很棒!支持一下啦!」這時候,爸爸伸出大拇指,曉南即時展露燦爛笑容,這一幕,連接了大家的心,很溫暖!

演藝音樂會重遇三粒星

一個月前,我到演藝學院聽音樂會,指揮是我的好朋友,之前一晚已經叮囑我一定要來,一開始幾首歌曲有點悶,正在考慮要提早離場時,一段小號獨奏吸引了我,「響亮而通透」,原來是豪仔!我立刻打開場刊,真是他的名字。再看看坐在他旁邊的是文仔,後面是曉南,原來他們加入了這個樂團,已經是中學生了。豪仔戴着黑框眼鏡,很難想像他七歲時頑皮鬼精靈樣子;文仔仍然是那麼斯文,頭髮電鬈了;曉南亭亭玉立,做了長號首席,很有大將風度。

音樂會完結後,我到了後台找他們,孩子見到我時,我的眼淚已經忍不住,看着他們都比我高,卻令我回味以往要彎腰幫他們托樂器的日子。不可能的事情永遠是有可能,只要有決心,改變就是一生,這三粒星,正正說明了。

作者簡介﹕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

文﹕龐倩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6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