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笑足全場 黃子華壓軸反高潮 感觸流淚

文章日期:2018年7月8日

【明報專訊】黃子華宣布最後一次棟篤笑《金盆口》前晚在紅館揭開序幕,當然沒有讓封他為「子華神」的粉絲失望,趁最後一次棟篤笑,將政治、娛樂玩得更盡,字字珠璣、金句連連,愛港之情依舊,但最終也難忍感觸,流下男兒淚。

黃子華約3小時的告別棟篤笑內容豐富,絕無冷場。他先重提當年黑社會入侵娛樂圈的日子,他說:「10個電影老闆有5個就是幫會,我不會叫他們黑社會,我叫幫會,因為好多都幫過我﹗」

王家衛是資本主義反骨仔

當中他以王家衛來細談香港資本主義,形容當年入戲院看電影《阿飛正傳》午夜場,是人生最接近恐襲的一晚,每個人看完都如在毒氣室走出來,雙眼發紅充滿仇恨,因為無人看得明。他說﹕「有齊大卡士大製作,出色的對白『無雀嘅腳仔』,但你就是不知講乜鬼嘢;拍了成4000萬,在香港只收得900萬,所以當時我認識很多香港電影人都不喜歡王家衛,因為他蝕大本?小弟都拍過套《一蚊雞保鑣》好似收得5位數字,但無人憎我,我和他最大分別是我收了別人資本是想回本,回不到是觀眾水平問題,但王家衛好似不是好想回本,用了別人資本不想去回本,這就是香港資本主義的反骨仔!」

仙姐面前講任劍輝

黃子華開騷一向想講就講,懶理人感受,想不到連坐在台下的仙姐(白雪仙)一樣無面畀,以已故任姐(任劍輝)為題,大談港人善心,他說:「一到賑災我就算死都不會瞓,因為大家都知道一到賑災,兩大至尊、四大天王、八大花旦都會走出來出盡渾身解數,連李小龍都賑過災,而且在同一晚任劍輝著旗袍扮『女人』賑災,我直情嚇到圍住個廳不停跑,阿爺即捉住我叫我不要吵,說任劍輝真的是女人來的,但我說不信,說她為了籌款竟然著旗袍扮女人實在太偉大了﹗」

馬雲不知「面斥不雅」

其後他以「面斥不雅」來形容香港核心價值,還以馬雲作例子,他說﹕「大家有無睇馬雲套功夫片?犀利呀!打完《戰狼》吳京、甄子丹、李連杰。馬雲就是不知什麼是面斥不雅,一個有錢人打贏晒所有高手,即是『只要肯埋單,唔怕唔夠班!』是不雅,不雅,勁不雅,下一次直頭買埋成個荷李活,一個人打晒成個《復仇者聯盟》畀你睇,除埋超人條紅色底褲畀你睇都仲得。」

點解要為陳冠希平反?

子華表明一定要講幾個大家都不敢談論的話題,其中一件就是陳冠希事件,他說:「我認為過去20年,香港最離譜的事,就是陳冠希事件,我認為陳冠希被封殺,香港人好離譜,首先重申,我不認識陳冠希,亦相信陳冠希不想我講他,不需為他平反,陳冠希因為花弗被封殺,個人要花、就首先係要弗,陳冠希當年好弗,所以好花,然後全城封殺,從此絕迹香港娛樂圈,我不是推崇花弗,我只是想問,一個花弗的明星或者演員,係咪從此就無資格做戲呢?現在美國有條友是非常之花弗的,做緊總統。是否香港已嚴謹到有婚前性行為,你就不可以做演員?那公平點,不如取消娛樂圈吧!某程度上陳冠希真的對我們有恩,就算無恩,都叫做因功補過,但我覺得最奇怪是這麼多年,香港無人走出來為他平反,無人夠膽。講真我也不夠膽,因為香港邊個出來平反,邊個就是性變態,但我都唔撈喇!是鬼但啦!」

壓軸唱粵曲《幻海奇情》

最後子華以親自創作名為《幻海奇情》的粵曲作總結,他說﹕「這個時候我真的很羨慕那些歌星,因為歌星不用說什麼,只是唱首歌,巨星收山會唱一首歌,當然我們的巨星收山,必然會復出,你放心,我不是巨星,我只是有點觀眾緣啫!但是我就是想唱歌,我不單止想唱歌,還想唱其他巨星不會想唱的歌,我要唱時代曲,還要唱香港第一代時代曲,即是粵曲。」其間他突然一度感觸哽咽唱不下去,拿出紙巾印一印雙眼淚水,還笑指自己無用,讓心情平復才能將歌唱完,場面感動。

記者:林祖傑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