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製編審解構《是咁的,法官閣下》 反思公義與人性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1日

【明報專訊】無綫《是咁的,法官閣下》播映已兩星期,有形容是破格的律政劇,網上討論由最初期「學生校園衝擊案」的同性戀教授而起,有人罵抹黑亦有斥維穩,對劇集的製作人,監製陳耀全與資深編審李茜而言,這些也是意料中事。戲劇往往給觀眾帶來夢想,在渴求正義的現實裏,問李茜劇中案件的判決是否彰顯法律的公義?她稱公義每人角度不同,又說︰「沒有判決是百分百公平的……。」果然貼地反映現實!

過往無綫律政劇將律師「豪華」包裝,但《是咁的,法官閣下》中律師林秀怡、王梓軒、麥明詩、黎振燁、梁烈唯及林景程卻坐茶餐廳、住劏房。隨着不同案件的處理,J&J(John黃賢智、James關禮傑)與一班新律師的形象在觀眾心目中建立起來。涉專業題材的劇集容易惹挑剔,《是咁的》還未被捉錯處,因為這是編審李茜花了10個月做足資料蒐集寫出來的劇本。茜姐繼3年前的《四個女仔三個Bar》後,今次要寫不一樣的律政劇。

走遍法院聽審 搬到熒幕

陳耀全首次拍律政劇,曾跟茜姐一日遊法院,走遍東區、灣仔、西九龍、九龍城及高等法院,隨後他又跟演員、美術設計等多次到法庭聽審。他說︰「收穫好豐富,不同案件有不同處境,有關資訊好入腦。我真係聽到法官好狠咁鬧新律師求情準備不足,又有庭上DQ律師的當事人。又有個女人用玩具打傷兒子而被告,她在庭上大哭。」

早在寫劇本時,茜姐已有心目中的演員,黃智賢與黃子恆上次合作過,後者獲欣賞而擢升第二男主角,王梓軒好戲而成為她的選擇,麥明詩的角色也是度身訂做。魯振順也有發揮,她說︰「我鍾意佢做戲好自然,不要浪費了他咁多年演出經驗。」

做足資料蒐集 不可蒙騙觀眾

《是咁的》中不少個案似曾相識,取材自真實個案以戲劇化發展。茜姐笑言揀案例好容易,掀開報紙就有,她會選有故事講而觀眾又睇得明的,故只會揀刑事案而不選民事,皆因後者太複雜。要完全演繹案件怕太沉悶,對白不能太長,求情戲是最好睇的,就此落重筆。她說︰「雙方律師深奧的法律觀點爭拗,我都唔識寫,也沒有必要。不過,打案過程中文件處理與程序也向法律界朋友問清楚,因為不想錯。資料蒐集做足是值得的,不可以蒙騙觀眾,因為他們也可以走入法庭聽審,一定要執正。」

棄舊案例︰近年發生的事更刺激

茜姐寫《是咁的》花了10個月,並不包括之前做的工夫,多年來她留意不同案件,最後沒有選用,因為覺得近年發生的事更刺激。劇中有殺雙親案,這故事令人聯想到幾年前的大角嘴肢解雙親案?茜姐卻不想將故事跟現實案件掛勾,雖然她對當年審訊這案件感興趣,更由頭到尾往聽審。她說︰「我關心的是不想當事人難受,因為佢仍然在獄中……。」在劇集開始就有學生被帶上法庭的案件,她要呈現社會面貌,特別留意到近兩年這類型案件增加了。提到這是敏感話題,劇集播映後有網民形容是黃藍之爭。陳耀全說︰「我們沒有放自己的觀點落去,只是透過故事希望大家反思。這兩年發生的事情對香港人的思維有很大衝擊,這是香港為主題的劇集,故事反映社會狀况。」

題材無避忌無底線

茜姐則對敏感題材作新解構。她說︰「唔用『敏感』這字眼,其實係帶一些值得關注的個案入戲劇。敏唔敏感視乎個別的人,有人話敏感唔講得,但我覺得案件本身並不敏感。例如學生涉刑毁上庭,他在爭取時採取了社會不容許的手段,要看他身邊人、法官或社會的睇法,是寫人性。」茜姐說就算寫TVB的劇集,自己也沒有避忌或底線,笑言若有底線要告訴她,相信很多是局外人的誤解。

判決沒有百分百公平

故事涉及案件的處理與判決,爭議難免,茜姐稱不介意觀眾的討論。問她寫的案件判決是否彰顯法律公義?她說︰「我寫某些案件是有參考現實中法官的判詞,法官作判決是有原因的,看原裝的判詞會好清楚,我會參考重點。至於劇集的判決是否公義,現實中法官判案也有人贊成與反對,每個人對判決有不同觀點,有人同情受害人也有同情被告。以前外界對法官的判決沒有太大反應與意見,不服便上訴。判決不能百分百滿足所有人,沒有百分百公平。只有在法律制度下做最好的裁決。」

茜姐寫《是咁的,法官閣下》是因為看到近年香港的社會矛盾,香港人心情沉重唔開心,其實大家對香港也感情深厚,希望透過戲劇帶來正能量。劇中有香港情懷,由電台烽煙節目反映民生百態,感受社會脈搏,希望這些不會被遺忘。

記者︰唐嘉晞

攝影︰劉永銳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