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撫養玩偶 以念遠方子女 印傭的哀樂無名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21日

【明報專訊】在貨櫃裏,有一個生日派對舉行中,賓客高唱生日快樂歌,有人帶來了蛋糕,還有很多包裝精美的禮物。

注意力都集中在人群中間,一個穿著粉紅衣裳的塑膠玩偶,它正要踏入四歲。

它是一名印傭悉心照料的玩偶,為它做衫、綁髮、吹蠟燭,代替她在家鄉、今年十三歲的小孩。

德裔美國攝影師Rebecca Sampson發現,原來很多在香港生活的印傭都「撫養」玩偶,以念記遠方的孩子;很多印傭都經歷同志關係,以獲得缺乏的愛與關注。

在記錄惡劣工作處境之外,Rebecca拍下一個個難能可貴的笑容,交織一個哀與樂的平行時空。

印傭待遇較菲傭差

展覽的一面白牆貼滿女傭的招聘相片,各 人身穿不同圖案的圍裙,雙手握掌置於腰前。其中一條藍格子圍裙印了「Apples for sale」字樣,廉價的女性勞力就此被發售。截至二○一六年,全港有逾三十五萬名外籍家庭傭工,菲律賓和印尼籍女傭分別佔54%和44%。一個女傭網站這樣介紹:「印傭比菲傭更聽話、誠實、勤奮,而且能接受靈活的假期安排,在香港很受歡迎,相反菲傭不容易被欺負。」Rebecca詫異地說:「這很heartbreaking,因為完全是種族主義的言論。」

不過,她發現坊間的女傭中心的確更為輕視印傭的待遇,她曾佯裝為有意聘請女傭的三子之母,向女傭中心詢問各種刻薄的要求,「例如我要求女傭不能放假,需要非常努力工作,中心開初說放假是法例規定,但後來卻建議我採用印傭,因為印傭更聽話、她們不會說英語、她們沒有很好的友儕聯繫,我對她們這樣推銷印傭感到震驚,竟然如此不尊重她們的權利,這是極令人髮指的蠻橫」。

印傭12小時的假期

Rebecca遂在二○一六年利用四個月時間訪問逾八百名印傭,發現大多都被僱主要求周日假期要煮早、午餐,即只剩下十二小時放假時間,但相反不少菲傭都能享有二十四小時全日的假期,印傭待遇較菲傭差。

女傭的私人空間

「Dear All,我即將有我的第一個孩子,所以我正在尋找我的第一個全職家庭傭工。我關心要給女傭提供的房間之大小。房間大約2米乘1.2米。房間目前是我們的儲物室,沒有其他地方放置物品,因此牀必須建在並排洗衣機和乾衣機的頂部。另外,我打算降低天花板以便放置行李箱。洗衣機旁邊會有80厘米的空間,但我想這需要放置洗衣粉和其他已經存在的東西。吸塵機、熨衣板、梯子等也可能要進去!你怎麼看?如果它巧妙而且體貼地完成,她又可以適應。但我會想這並不很人道。」

這是從僱主討論區的一段節錄,反映女傭的私人空間有多狹窄,「由於沒有女傭願意讓我接觸她們的僱主,因此我唯有從網上討論區研究僱主的心態,儘管上述言論的描述已很苛刻,但已比大多數女傭的環境好,因此香港有40%女傭沒有自己的房間」。

變裝化妝 尋找自我認同

「我不想只說傷心的故事,凡事都有好多面。」畫面一轉,公式化笑容招聘照背後,是一片色彩斑斕的笑臉,印傭在每個星期日尋找自己的一片天。在純粹女性的環境中,她們會很容易地進入了一場角色扮演的遊戲。男性角色由衣著和態度都較男性化的Tomboy所扮演,根據研究,有20%至40%香港女傭經歷同志關係,「通常Tomboy是老闆,女方是跟隨者。但我見過不少人是經常變換角色,例如有互相協議,一個星期是你主導,下星期由對方主導;亦見過有人曾經是做女性角色,後來變成Tomboy ,最後又做回女生的。Tomboy風格一半是為了時尚,另一半是希望在社區中獲得權力,我覺得她們都非常可愛。這種形式的角色扮演有助她們重新建立一個熟悉的社會環境,同時符合保守穆斯林社會的嚴格規定」。

Rebecca的照片中,有一對同志女傭穿上婚紗西裝在青馬大橋前的沙灘上拍結婚相,亦有一對戀人穿上警察制服在街拍,尚有一群穿得花枝招展的艷麗女生競逐選美比賽后冠,「與其他年輕女性一樣,女傭亦在尋求自我意義和個性的認可。在有限的生活空間之中給予了嚴酷的條件,尋找身分的年輕人問我是誰?我想成為誰?我該怎麼做?她們利用在香港的時間來體驗身分,總會找到表達自己的方式」。由於她們每星期只有一天可以隨意活動,她們在公園中建立的社交和文化空間,逐漸從現實世界轉移到面書上的虛擬現實。展覽中,展出了女傭的手機、網絡影片、面書文字與圖片。在這裏,各人可以不分國界地表現自己的個性。

受壓迫的人 如何快樂?

「我一生中從未見過一群人可以如此無私,允許我吃他們的食物和飲品。為我慶祝生日,送我蛋糕、禮物,那些對她們很昂貴的東西,生日會後一起去喝酒,她們秘密支付我的入場費,我們喝了很多啤酒。有一次我在公園遺下我的外套,一個女傭為我拿回來,下星期再見她時,外套洗得芳香,甚至燙好和摺好。我在港期間,有兩個女傭免費讓我入住她們的住所一個月。我感覺被這個社區所接受和喜愛,那是最美好的時刻。」

幾個女傭以一千四百元月租租下一個貨櫃單位,具備雪櫃與桌子,和一張從沒睡過的牀,因為她們周日早上前來,黃昏就要歸家。另外兩名女傭租下旺角沒有窗戶的小房間,房間只容得下一張牀,不過她們在牆上貼了一張海報,那裏有海有橋,她們看着這風景想家。而穿著可愛和被照顧的玩偶則代替孩子的角色,她們工作以外的世界帶着一點點夢幻。

縱使女傭努力尋找自己的快樂,不過仍然會見到她們為與僱主爭吵而哭泣、在面書上自殘的畫面,Rebecca哀慟說:「我真的遇過一些人很快樂,她們為自己所創造的感到很快樂。不過,總的來說,我認為沒有人會為自己必須在這種惡劣的情况下工作而感到快樂。」

「Apples for Sale小組討論會」

日期:10月26日

時間:晚上7:00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14樓香港歌德學院

文//彭麗芳

圖 // 受訪者提供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