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多此一舉的基準試改名

文章日期:2018年08月21日

【明報專訊】回想「基準試」(教師語文能力評核)推行初期,教育界罵聲四起,認為損害教師尊嚴,教了幾十年英文,忽然要再考,有些接近退休年齡的教師以罷考抗議。呢一辣招是由當時語常會主席田北辰提出,佢擔任主席期間,外行領導內行,意見多,實用少,好多時佢當教育係縫製牛仔褲,教師係車褲女工。一排排無煙大炮中,教師基準試這舉措算是例外的例外。

基準試確實傷了不少當時英文科教師的心,但淘汰了一批英文水平不夠的教師,也算是對英語教育的貢獻。良師未必出高徒,但一個只懂三腳貓功夫的師父,徒弟肯定不堪一擊。同期推行基準試的還有普通話科,決不是將廣東話讀歪少少就可以教人的。如果田北辰回顧昔日教育足迹,一定慶幸還有些微鴻爪可堪記憶。

今日仍然有基準試,但性質與當年完全不同。以普通話基準試為例,考生多是中文科教師,希望通過基準試及格而用普通話教中文;考英文基準試的多非英文教師,而是想轉教英文科而又未修讀豁免課程的畢業生。現任的英文教師多是大學選修英文,或曾接受師資培訓,或打真軍通過基準試。所以日前港島東某校校監邀請曾在教育局主管英文科的高官,考核校內12名英文科教師,結果只得兩人及格,頗令小婦人嚇了一驚。一係考官要求過高,一係教育局把關不嚴,水蟹當膏蟹。

咪懶理大事而搞名字之爭

言歸正傳,立法會教育界葉建源議員質疑「教師語文能力評核」名稱,使外界以為教師語文水平不濟,要求當局改名。他認為應取消「教師」二字,或改名以符合政策原意。王師奶雖然覺得司徒華逝世及張文光退下火線後有點將軍一去,大樹飄零之感,但對葉建源仍心存尊敬。只不過他今次的提議,說得斯文些是「多此一舉」,粗俗些是「除褲放屁」。身為立法會教育界代表,為業界或教師爭取權益責無旁貸,但不去落力、努力、奮力、戮力爭取擴充大學學額和保護資助學校的生存條件,卻為這微絲細眼的一個名稱「深入探討」,確令小婦人好失望。

不是小婦人專拗頸,葉議員質疑「教師語文能力評核」會使外界以為教師語文水平不濟,這話從何說起?評核的結果可能是優,可能是良,當然也可能是劣,但不能武斷是「不濟」。進一步說,這個名稱不自今日始,當年教師的語文水準確實參差得很,有必要評核一下,優良的過關,稍差的去進修,裝備好自己再去作育英才,好過三斤孭兩斤,自己吃力,教得辛苦。

刪教師兩字反脫離原意

保守的教師覺得不舒服、尊嚴受損,可以理解,但畢竟時代在變,破舊才可立新。名稱上有沒有「教師」這兩個字,根本與「濟」或「不濟」無關,葉議員太體貼才會作憂天的杞人。葉議員認為應直接取消「教師」兩字以符合政策原意,如果講原意,小婦人鄭重告訴你,這「能力評估」專為教師而設,刪去「教師」兩字反而脫離原意。

王師奶一向敬重斯文,敬重所有從事教育工作的老師們,包括葉議員。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文:王師奶 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4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