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12分鐘的等待

文章日期:2018年8月28日

【明報專訊】暑假後段,一拖二往關西自由行。我們住的是公寓型民宿,一家一主兼可煮食洗晾,加上雅致清潔,我自是十分滿意。8歲的大仔卻有點緊張,常記掛着卡好防盜鎖。

其中一晚,我突然需要買月用品。玩了一天的孩子們都累得不想動了,便利店也才一兩分鐘距離,遂告訴孩子留在民宿等我,媽媽10分鐘就回來。

我自覺速去速回,只是稍花了點時間,在種類繁多的月用品中挑選。回到公寓走廊,卻見哥哥正欲出門找我。他見到我如釋重負,劈頭就道:「媽媽,等咗你好耐!」弟弟也埋怨:「你太耐啦!」

我第一個反應,是否認自己太耐:「淨係去咗10分鐘之嘛!」哥哥隨即糾正我:「係12分鐘呀。你8點26分出門,8點38分先至返到呀。」

作為大人,我心裏有一把聲音說:才多了「短短」兩分鐘啊。但看着孩子們的反應,我立即明白到這兩分鐘,不,是整整12分鐘,對他們是多麼漫長。

弟弟說,他和哥哥都哭了。才4歲的他心思單純,很易受身邊人情緒感染,我知道先哭的不是他。他說:「哥哥話,媽媽可能死咗。哥哥喊,我又喊啦。」

出門前,哥哥還在看他喜歡的棒球賽。但我可以想像,等待媽媽的焦慮,淹沒了電視的聲音,隨着時針的遛達,恐懼慢慢累積……我告訴自己,得認真看待他們的驚慌。

感受情緒的力量

我先安撫方寸大亂的哥哥,說媽媽沒有出事,媽媽回來了,但明白剛才他真的好驚好驚。同時我也肯定他,這個驚很有用,驚慌能提醒我們安全的重要,更重要是這個驚提醒了我,他還很依賴媽媽、需要媽媽,多謝他這麼重視我。

接着我告訴弟弟,他會跟着哥哥哭起來,是因為他很能明白別人的感受,這是很有用的力量。我還告訴弟弟,他能一直陪着哥哥是很重要的,無論是今天或者以後,他都是哥哥的重要支持。

其後為轉換氣氛,我問他們有沒有東西想告訴爸爸。兩小子隨即進入頑童模式,要我拍下他們扭屁股的照片,傳給爸爸。

復見孩子們嘻嘻哈哈,我一方面感到寬慰,同時卻也想到,自己還差一件事未做。

安撫內在的小孩

我想起,幼小的自己也曾有過幾次漫長苦等的經驗,那種強烈焦慮、無助、害怕、擔心被遺棄的感覺,直至長大仍難以忘懷。

我嘗試回想,幼小的自己終於等到大人出現時是何感覺,當時我渴望媽媽跟我說怎麼樣的話。

於是臨睡前我跟孩子們告白自己小時候的經歷,然後對他們說媽媽剛才忘記了說,對不起,我遲回來了的確是我不對,是我讓你們受驚了。請你們原諒我,也謝謝你們這麼重視我,我愛你們。孩子們擦了淚問我幼時的故事,之後安然睡去。

——對不起,我愛你,原諒我,謝謝你。這四句話據說是最能洗滌心靈的古老咒語,四語可重複訴說,先後次序不拘。

這晚,我讓這四句話安撫孩子們,安撫我內在的那個小孩,同時也釋放了我自己。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5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