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不是兒戲

文章日期:2018年09月25日

【明報專訊】強颱山竹如同大力摑來的一巴,讓我們對大自然的反撲有切膚之痛,同時在許多層面,也為我們每個人——包括大人和小孩,帶來寶貴的學習機會。

風暴來襲之前,民間一大討論是to tape or not to tape。香港天文台與美國專家說法不一,有人譏笑坊間膠紙缺貨是盲搶鹽。我沒理會別人羊群與否,心中只想教導孩子如何以最負責任的態度面對可預見的災害。露台雜物全搬家中,為窗戶貼上膠紙,預購兩天食物,不管最終是否派上用場。

山竹襲港 感激各界堅守崗位

大風嗚嗚作響的十句鐘,時間主要在棋盤和電視機前度過。驚歎天威之餘,關心四周人事,對在風雨中堅守崗位的人們心存感恩。搖電話給媽媽的護養院,向當刻在照顧老人的姑娘工友衷心致謝。也沒特別給孩子解釋,他們能領悟多少就多少。

風後可見,海洋把垃圾力吐回贈。大樹倒下,才知十米昂藏的樹幹只有花槽中有限的淺根抓地。可憐的扭曲,叩問人類的良知。

各區滿目瘡痍,人們自發到街道清理,讓我感動不已。風後首天,街上環境變數還多,只敢帶孩子們到護老院探望婆婆。第二天繼續停課,我忍不住再袖手家中。弟弟的全日幼稚園清理校園後,已為有需要家長開放,可以安頓老二。餘下是動員八歲的少爺兵哥哥。

一顆真心 孩子出力清理街道

像多數養尊處優的孩子,哥哥不大喜歡勞動,怕熱怕捱苦,連賣旗也耍手擰頭。但我告訴自己,壓下不信任孩子的念頭,選擇相信孩子有能力判斷、跟我同樣有一顆真心。

為表尊重,我先問他可否一談。然後告訴他,學校停課兩天,是因為社區中還有許多地方還未善後,而單靠清潔叔叔嬸嬸的力量,是沒可能快速處理的,許多人都正在自發協助。我誠懇地剖白自己心情:「如果呢個時候,我哋明明得閒但係坐喺度唔幫手,我個心會好唔舒服。因為細佬幫唔到手,所以我畀佢返學,等我唔使照顧佢……」

還未想到下一句如何邀請他同行,孩子已聽懂媽媽的心意,問我:「我哋要做啲乜嘢㗎?」我說媽媽想去自幼長大的海邊木屋區,那裏需要義工幫長者修葺家居和清理積在村路的泥石垃圾,而我知道他喜歡對石頭多於與人打交道,我們可以選擇剷泥。他再問我要幹多久,我知他耐力有限,說大概兩小時吧。

我很慶幸自己沒有威迫利誘,而是讓他選擇,盡力保存孩子純粹真心貢獻的動機。他很投入地主動試執鐵鏟、拿鋤頭、推車仔。長得瘦弱的他力氣有限,但我欣賞他在艷陽下沒半句怨言,累而停手後就靜待一旁,看我推車搬泥。也感恩響應徵召而來的人很多,讓我們這些非壯丁的壓力不大,貢獻綿力也可集腋成裘,何時撤退亦可自便。

輕視孩子付出 欠缺尊重

回家後老公來電問阿仔有沒有投訴,我說他很落力,只是耐力有限。老公聽後說:「哦,佢都係玩吓啫。」我立刻提醒他,「玩吓」二字抹殺了孩子的認真,他付出的可不是兒戲。老公有點不滿,強調只是在我面前才這麼說,在孩子面前他自當嘉許。

我當時急着提醒丈夫,是因為覺得我們往往容易抱着輕忽孩子努力的態度,擔心那可能會阻礙真正的肯定和尊重。當然,我也自覺對丈夫的反應嚴苛了點,那一刻自己的情急同樣否定多於尊重。這一點,也是我的學習。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締。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9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