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爸爸哭了

文章日期:2018年10月16日

【明報專訊】成立了音樂兒童是我一生學習到最多知識的日子,5年的時間打開了一頁又一頁的課本,直接面對各種家庭問題,悲歡離合、生離死別。小孩子來到的第一天,由瘦小的臉龐到展露笑容滿面的改變,每一個都帶來鼓舞,帶來希望。

我們一開始接觸的絕大部分街坊是母親,因為基層家庭有很多單親、新來港移民和家暴家庭等,父親的出現只會在大型音樂會,要請半天假期有時甚艱難,家訪時大部分爸爸也不在家,所以每次能夠見到父親們,我也很主動和他們交談,盡量了解一下他們對孩子學音樂的看法。

這兩年多了一些爸爸出現,是一件好事,他們的參與是因為看到孩子的改變,甚至太太的改變。這要感謝我們一群義工、社工和董事的耐心,去聆聽每一名婦女的心聲,從而把她們原本鑽牛角尖的想法修正到比較正面。

30多名父親盡吐心中情

今年的周年音樂會我們安排在烏溪沙度假村舉行,孩子在禮堂排練時,家長分開去到不同房間參與小組分享,這年意外地來了30多名的父親,他們在房間內,圍着一個圓圈,在男社工的帶領下,趟開心屝,盡吐心中情,有些情緒較激動,哭了出來,這是一種長期的壓抑,不把它疏通會變成另一個疾病、另一件家暴事件。

最近有一名小男孩明仔參與了我們的兒童音樂劇,其間媽媽突然患病要到內地求醫,同時又接到上樓通知,要搬到元朗的公屋,爸爸立即要辭工,去照顧只有5歲的明仔,一日三餐,接送放學,家務等的瑣碎事情,要獨自扛起來,還要每天來中心排練,除非小朋友不適,否則一定會準時出席。有時排練至晚上,爸爸背着明仔一直走到巴士站,我看見他的啤酒肚漸漸縮小了,他每次笑容滿面卻不多話。

好不容易說出多謝

直至整個演出完結了,我在分享會的時候,特別提到這個爸爸,他一面害羞的低頭,不好意思地摸摸頭髮,在一陣鼓勵聲之下,終於願意走出來,拿起麥克風時手在抖,半分鐘也說不出話來,哽咽着,我們的眼淚不禁流下來,再來一輪歡呼聲,爸爸強忍淚水,好不容易才說出一句話:「好多謝……」

其實我們應該感謝他,他做了一個最好的榜樣,給孩子、給員工和給其他的街坊。爸爸哭了,是的,讓他哭出來,讓他用眼淚代替雄辯滔滔的字句,代替那些說出來卻令人誤會一場的用詞,為何不可以呢?

明仔媽媽終於回來了,身體漸漸康復,我把影片給她看,她多次流淚,一切盡在不言中。

作者簡介: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

文﹕龐倩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2期]

RELATED

明報影片